澳大利亚科廷大学地球科学博士(非典型冷门理科生)

91百科网 10 0

也许是因为我和我的队友是在澳大利亚读博士时认识的,而我们的澳大利亚朋友一半以上都是博士。 我个人并不认为“PhD”意味着“成功”。 医生其实也是普通人,只是一些选择“学术”、“科研”作为职业方向的人。

但就像任何其他职业一样,能够坚持这么多年,包括考试、写论文、答辩……是艰难而艰难的。 完成博士学位确实需要大量的学术努力。 在这个过程中,是天赋更重要,还是父母的教育方式更重要? 顶尖学者年轻时是否被“绑架”? 你可以“放飞自我”吗?

我准备了 20 个问题,采访了 8 位博士,包括我自己和我的丈夫。 本期的受访者有:

黄伟信

西澳大学计算机博士,马来西亚华人。 曾担任联合培养博士生导师,发表论文50余篇,被引用1000余次。 目前在澳大利亚SEEK网站旗下GO1公司(在线培训)担任管理职务。

姚小妹妹

他拥有澳大利亚科廷大学地球科学博士学位(非典型的冷门理科生)。 现任中山大学人民教师,从事高校科研和教学工作。

瀚海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凝聚态物理博士,目前从事锂电池研发工作。

莫妮卡

西澳大利亚大学计算数学数值分析博士学位。 他目前是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组织的研究科学家。 从事金融风险模型设计和不确定性下最优决策模型研究,联合培养博士生导师。

尼古拉斯

他毕业于巴黎第七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主修计算数学中的随机控制。 现任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组织高级研究科学家,从事不确定性下的金融风险模型设计和优化决策模型,联合培养博士生导师。

澳大利亚科廷大学公共卫生博士。 毕业后获澳大利亚奋进奖学金资助在香港城市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 回国后,她在四川华西医院工作,目前在三甲医院从事妇幼保健领域的科研工作。

克里斯

小舒的丈夫。 西澳大利亚大学海洋工程博士,天津大学机械制造和英语双学士学位。 曾任西澳大利亚大学研究助理、剑桥大学访问学者。

小舒

澳大利亚科廷大学公共卫生博士,儿童营养与健康科普作家,知贝教育联合创始人。

1. 您在学前班期间的主要照顾者是谁? 他/她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他对你最积极的影响是什么?

姚小妹妹

母亲。 她的人生格言是:吃得好,玩得开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的母亲。 她坚定不移地关心和保护自己的孩子; 她非常有爱心和耐心; 她为了孩子无私的牺牲和牺牲,甘愿做一名全职妈妈。

黄伟信

小舒

父母和奶奶无条件的爱让我从小就感觉很踏实,承受压力的能力很强。 家人的拥抱是我童年最深刻的记忆。

而且,我的父母在所有与我有关的事情上都非常尊重我的意见。 例如,搬家后,我想成为一名幼儿园老师(3岁以下)。 妈妈专程带我回原来的城市看望老师,满足了我的心愿。 。

我的母亲。 她工作非常仔细、细致。 从她身上,我学会了做事认真,对人对事有更高的要求。

克里斯

尼古拉斯

母亲。 但爸爸也回来吃午饭和晚饭了。 所以基本上两边都有。 我的妈妈非常热情、热心,善于倾听,待人也很好。 爸爸很务实,脚踏实地,喜欢把事情做好。

大多数母亲。 事实上,学龄前儿童只能感受到母亲对孩子的爱,但他们感受不到某些可以对一个人产生积极影响的品质。 令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有一次我用算盘当滑轮,我妈妈阻止了我并批评我,可能是因为这是对知识的亵渎。 在她眼里,算盘属于知识范畴,必须受到尊重。

瀚海

我们是母亲养大的一代。 开学前,妈妈们的积极品质会在孩子心中种下终生的火焰~

2、小时候,你的父母有没有要求你提前学习什么东西? 他们会教你阅读和算术,并要求你阅读吗?

姚小妹妹

我不是刻意学的,也不需要看书,只是在日常生活和游戏中,不知不觉中学会了算术和识字。

所有城市。 我的父母常年订阅儿童杂志和报纸,并从头到尾阅读。 因为我在上小学之前就学过书法,所以认识了很多字。 还教授算术、加法和减法。

莫妮卡

黄伟信

不,我妈妈从来没有上过学,我爸爸也勉强读完了高中。

我很小的时候就被教写我的名字,其余的都丢了。 学校不要求我看书,但我很喜欢看书,还让妈妈给我订了一些课外杂志。

尼古拉斯

惯于。 但我学龄前就能读书了,也不知道是谁教我的。

绝大多数“未来医生”小时候都没有被操过! 人才是真理。

3.你花很多时间陪我玩吗? 我带你去玩游戏吗?

姚小妹妹

每天都有很多很多游戏。 晚上,我的父母会讲他们童年的故事,玩绳子,下棋,看电视。 其实,这并不是真正的玩,更多的是陪伴。

室内棋牌游戏较多,室外棋牌游戏较少。 小时候,我和父母玩得最多的游戏就是跳棋,用玻璃珠做的那种!

克里斯

我妈妈经常陪伴我并和她一起玩游戏。

大家都提到一件事:即使他们不喜欢玩游戏,父母还是给了他们很多陪伴。

4. 你的父母会给你讲故事或一起读书吗?

姚小妹妹

讲故事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尤其是牛郎织女这样的童话故事。 爸爸虽然很少讲故事,但他经常给我交心的讲解做人的道理。

讲故事的内容很少。 但我喜欢听,还会给其他大人讲各种神话传说(不过小学二年级我就明白了,妖怪鬼都是假的)。

瀚海

哈哈,从来没有。

睡觉前一定要讲故事。

莫妮卡

三十年前,亲子阅读还不那么普遍的时候,听父母讲故事是每天最期待的事情。

5. 你的父母会辅导你做作业吗?

威尔逊

从来没有过。

不,我从小就自觉地做作业。

姚小妹妹

小舒

不,当我长大一点后,父母的签名主要是我签名,模仿母亲的笔迹。

顶尖学者都是自己写作业……看来自我意识是最基本的东西。 另外,当时的老师很严格,作业很少,家长又很忙……

6. 你认为父母的哪些行为对你的学习帮助最大?

黄伟信

无条件地相信我。 这让我能够在没有别人帮助的情况下找到自己的路。

充分的信任和支持。 当我遇到挫折和困难时,父母会想尽办法满足我。

瀚海

就默默支持吧。 后来我妈告诉我,她真的不想让我出国读博士。 想让我过上安稳的生活,但她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反对。

所有的答案无一例外地提到了“支持/信任”以及相信孩子有能力解决困难问题。 当孩子感到父母完全信任时,他们就更有可能表现得值得信赖。

7. 你小时候学过的最好的科目是什么? 为什么你认为你在这些科目上做得很好?

瀚海

物理。 我喜欢弄清楚每一个物理过程并获得物理图像。 他们很有条理,不需要死记硬背,一切尽在掌握。

我在所有科目上都是第一名,包括音乐和艺术,但我在体育课上垫底。 我非常喜欢科学,也有一点艺术天赋。

尼古拉斯

姚小妹妹

英文和中文。 兴趣爱好,喜欢是学习的最大动力。

除了语文以外,其他科目我都学得很好。 我对它们有了全面的了解,基本上没有什么是我不能掌握的。 我学英语很早,而且一直在准备数学和物理的比赛。

兴趣是学习最大的动力!

8. 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是否有强烈的愿望想要进入一所好的大学? 还是父母给的压力太大了?

姚小妹妹

从初中的第一天起,我的目标就很明确:华中科技大学。

我的家人200%鼓励教育。 我特别认同父亲的教育观:只要孩子的人生观、学习观树立正确,他就很有可能能够选择并完成剩下的事情。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上一所好大学,直到高三的时候我在想,作为一名尖子生我是否应该去最好的学校,然后我考入了法国最好的理工科大学。

尼古拉斯

黄伟信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幻想过要上大学。 那时我想,读完高中就已经很不错了,更不用说大学了。 我的父母从来没有给过我任何压力,或者说,作为社会下层的一员,他们对我没有什么特别的计划和期望。

从父母口中,我只知道清华北大可以读书,其他学校不知道。 只有考不上四川大学的学生才去地质学院(成都理工大学),只有成绩不好的才去我的。 虽然最后没有去清华北大。

这基本上是对教育的压制,我觉得如果我不上大学那就是世界末日。 然而,当我高二、高三的时候,我的压力已经很大了,所以我的父母就说我可以去四川大学,因为离家近。

莫妮卡

克里斯

虽然我不懂科研是什么,但我小时候一直想考个博士学位。 当时我对PhD的感觉是,改变英文前缀是一种更简单的方法,给我一种特殊的感觉。

9. 你的父母是你的榜样吗? 主要体现在?

姚小妹妹

绝对是终生的榜样。 母亲的温柔和善良是我作为一个成年人特别想拥有的品质。 父亲的教育理念(面对困难时独立、冷静、乐观)一直让我受益匪浅。

我的父母是我的榜样,主要是在态度和做事方式上。 另外,爸爸的空间想象力比我强! 他很棒。

克里斯

莫妮卡

从性格上来说,是的。 比如,我很勤奋,不怕苦,我很讲究生活,我有很积极的人生观,我能清楚地辨别是非,所以我没有走任何错误的道路。

无论我们走多远,父母朴素踏实的生活态度和生活规则仍然深深影响着我们。

10.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觉得自己有天赋吗? 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是否认为自己拥有非凡的智力?

黄伟信

不,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但事实上,他毕业时的累积CGPA平均绩点是4.00,这意味着几乎每门科目的成绩都是A或A+,他是一个真正的学术大师!)

我没感觉,因为我邻居有一个神童,三岁就能背诵三百首唐诗,我感到羞愧。 但我记得算术学得更快,而我表弟却不能。

瀚海

不,我仍然不认为我的智商比周围的人高。

我没有天赋,我也不认为读博士和智商有多大关系。 很多职业,包括科学研究,并不需要高智商,而是需要更多的兴趣和热情。

小舒

姚小妹妹

我不这么认为,我只是觉得我对脑筋急转弯和奥数比赛的反应比周围的同龄人快,哈哈。

别飘! 要坚持。

11. 在您的童年时期,除了您的父母之外,谁对您的学业影响最大? 能讲一个关于TA的故事吗?

瀚海

小学二年级教师。 二年级时我从外地转学到家乡小学后,因为学了一些课程,所以很容易就取得了好成绩。 当我在班上成绩名列前茅,为自己感到骄傲时,她并没有简单粗暴地批评我。 他单独找我谈话,跟我讲道理,叫我不要傲慢、浮躁。 他还经常邀请奶奶来学校了解情况。

从此,我的学习态度不仅更加端正了,而且我从心底里感觉到我可以做一个好学生。

小学三至五年级的语文老师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人。 石老师待人非常和善,对好学生和坏学生一视同仁。 他三次到我家来,和我的父母谈论我的学习情况。 他不只是一味地表扬我,而是客观地指出我的缺点等等,他对我小学学习习惯的形成以及后期人生观、价值观的培养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姚小妹妹

莫妮卡

几位数学老师应该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人了。 黄老师是紫地小学的数学老师,教一年级到四年级。 每节课,我们一进门就开始写题、算题。 有 20 个问题。 读一份,我们写一份。 速度很快,不是每个人都能跟得上的。 读完后,请一位同学站起来宣布答案。 如果它是正确的,其他人就会集体说它是正确的;如果它是正确的,那么其他人就会集体说它是正确的。 如果错了,其他人就会集体说错了。 这种早期训练隐含地侧重于锻炼。 如果你做错了问题,你就会被老师鞭打。 黄老师会让大家开动脑筋,想出一些题,其实就是奥数题,我对此很感兴趣。

大家齐声提起儿时的老师,充满细节和感激! 想起最近那个因为“不够积极”而被迫跳楼的小女孩,我心里好难过!

优秀的小学教师是人类真正的光芒。

12. 你还记得任何重大的学术挫折吗? 家长有何反应?

姚小妹妹

当我还是初中生时,才升入二年级,就面临着缴纳“巨额”择校费的选择。 他们当时很平静地问我是想上重点高中当“凤尾”还是普通高中当“鸡头”。 我选择了前者。 然后我爸爸说:“好吧,你要努力工作。”然后就去付钱了。

我高考没考上,没有进入我的第一志愿学校。 非常难过。 我在大学里感觉格格不入,每天都想离开那里。 读研究生更多的是为了证明自己。

我的父母也感到非常遗憾。 他们的失望和悲伤让我对自己更加失望。 后来我觉得我应该重新学习,而不是浪费大学四年的时间。

小舒

莫妮卡

我在高中物理竞赛中没有获得一等奖。 我父母觉得没关系。 稍后还有高考。 然后,当我紧张高考落榜时,父母只觉得可惜。 我说我想复读,他们也反对。

借用瀚海的总结:“到了初高中,除非是高学历的家长,否则大多数家长已经无法直接帮助孩子解决学习问题。 只要他们不在孩子遭遇挫折后增加负面压力,就不会再制造混乱。”

13.是否存在偏见? 你的父母注意到你的偏心了吗? 如何反应?

姚小妹妹

我高中时语文、数学和英语都很好,但物理很差。 父母并没有干预,只是告诉我要注意学习时间的分配,在保证优秀科目不下滑的前提下,多花时间补薄弱科目。

是的,因为我的中文水平一直不好,低于平均水平。 我参加了很多作文训练班,也很努力,但我的阅读能力仍然很差。 我的父母很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甚至不让我参加奥数班,只让我去上作文班。

莫妮卡

瀚海

是的,因为我懒,我不愿意做重复背诵的作业。

但事实上,重复记忆非常重要,通过科学训练很容易学会。 家长应该尽早让孩子了解并掌握这一点。

偏科并不可怕,顶尖学者也偏科!

14.您参加过奥数班等高级班吗? 回忆是否愉快?

莫妮卡

我从二年级开始参加数学奥林匹克课程。 这一直是一个快乐的回忆,我期待着每天上奥数课。

不,我其实对奥数很感兴趣,尤其是物理方向。 我自己邮寄订购教材,然后自学。 尤其是高中的时候,我高一就有意识地报名参加了物理兴趣小组。 高二的时候我自学了一个暑假,然后参加了预赛,进入了复赛。

我的记忆非常愉快,包括自学时解决难题的乐趣和参加比赛的成就感。 也开阔了我的视野,也带来了强烈的自信心的副产品。

瀚海

克里斯

物理、化学、生物都参加了。 相当令人愉快,感觉就像一个精英俱乐部。 您可以在那里遇到反应更快并与您进行良好交谈的同学。

我没有参加任何辅助道教课程。 法国几乎不存在这样的事情。 也许只有富裕家庭的孩子才会学习特殊技能。

尼古拉斯

姚小妹妹

我参加了学校专门为我开设的一对一奥数辅导班。 因为是和小枣一对一辅导,所以老师对我很好,而且我也很喜欢做奥数题,所以回忆很愉快。

您是否注意到尖子生们自愿参加奥数班并且乐在其中?

15. 小学低年级时,您在作息、作业等方面有良好的习惯吗? 家长对此有什么限制吗?

瀚海

低年级写作业的习惯不是特别好,但他们都能按时完成作业。

我每天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做作业,然后按时吃饭、读书、睡觉。 我的作息习惯非常好。 由于父母的限制,我养成了一个习惯。

莫妮卡

小舒

爸爸妈妈会要求九点钟睡觉。 课后我会主动完成作业,周末安排自己的时间。

在低年级,父母的约束对于孩子养成习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样孩子才能在未来自我激励,独立学习。

16、寒暑假作业是平均每天完成还是假期结束时完成?

莫妮卡

我平均甚至提前完成了它。 我是为那些最终集中精力补假期作业的学生提供作业副本的人。

寒暑假都没有作业! 我曾经因为无聊而要求父母买寒假作业本,以此来度过无聊的三个月暑假。

尼古拉斯

小舒

大多数都是一起完成的,主要是在假期期间。 假期结束的时候,很多学生都会来我们家抄作业。

我的大部分博士学位。 朋友们专注于做作业,然后向同学贡献了作业,或者在同学的敦促下完成了作业。

17.您真的很喜欢学者吗?

小妹妹姚

我喜欢。 研究和逻辑的乐趣在其他行业可能不会经历。

现在,我不再从事纯粹的学术工作,而是技术研发。 坦率地说,如果您不考虑学术工作是否进展顺利,我仍然喜欢学术工作。

瀚海

尼古拉斯

是的。 我有很多想法!

真喜欢它。 我喜欢与聪明的人互动,并遇到困难的挑战。

克里斯

尽管学术工作对他人来说似乎很无聊,但是将自己沉浸在某事中并深入研究真理的过程确实很有趣,应该是生活中最好的体验。

18.您还记得您在小学上读过的“成人书籍”吗? 你能说出三本书吗?

小妹妹姚

原来的四个伟大的经典作品是否被认为是成人的书? 当我上小学时,我偶然发现了四个伟大的经典,其中包括我最喜欢的红色豪宅。

当我上小学时,我基本上读了所有在周围能找到的武术小说。

瀚海

克里斯

文化之旅,简而言之的宇宙,蒙特克里斯托的伯爵...

Qiong Yao的小说Mei Hua Lao的一本有关人体结构的医学书。

莫妮卡

20.在小学,您的父母会限制您可以看电视的时间吗?

小妹妹姚

基本上不是,但我不会看太久。

不是在假期,而是在工作日。 我没有太多时间在晚上看电视。

莫妮卡

小舒

会有限制,但没有故意的限制。 因为我必须在放学后完成功课,与同学一起玩,然后在晚上9点之前上床睡觉,所以我实际上没有太多时间看电视。

是的,但是当我的父母不在家里时,这并不能阻止我在家里秘密地看着它。

屏幕时间不是我们童年时期的重点,因为家庭作业 +与朋友一起演奏,几乎已经花了我们放学后所有的时间。 即使他是顶尖的学生,他也没有错过阅读休闲书籍和看电视的文章...

20.你开心吗? 您认为自己的幸福与您的学术背景有多多?

黄伟信

我很高兴,但这与学术资格无关。

我能够获得今天的薪水和福利,不是因为我的博士学位,而是因为我有能力领导团队并完成业务项目,这更多地取决于专业的软技能。

幸福。 但是幸福不是直接来自我的学术背景,而是来自我成长时经历的人们和事物,从而塑造了我的观点,抑制了我的性格,等等。

小妹妹姚

尼古拉斯

有一个很大的联系。 那是因为我获得了博士学位。 我遇到了我的妻子,过着幸福的生活。

幸福的问题太广泛。 但是我生存的能力与我的学术背景有很大关系。 我不必为生活的基本需求而奋斗。 此外,它还使我能够对事物有更广泛的了解,这反过来会让我回去,这我永远都不想做。

瀚海

普遍的答案是,更好的平台,更广泛的观点以及高等教育带来的“学习能力”是幸福的源泉。

小舒说:

从每个人的答案中可以看出,尽管每一代人都有自己不断增长的环境,但对于那些走上学术道路的人来说,才华确实是关键。

老实说,当今的许多行业和专业在我们小时候对我们来说都是全新的。 无论考试在我们上学时有多艰难,它们都是生活的一部分。 我们父母的支持,信任,积极的品质,对生活的积极态度和陪伴是我们生活的燃料。

对于“幸福”的抽象概念,良好的人际关系比职业,收入等更为重要。无论哪个王朝或世代或您进入哪个行业,都可以保持兴趣,鼓励和信任,并取得稳定的进步和持续进步。 如果您学习,那么您肯定会有光明的未来❤

您是否喜欢以问答形式的“询问童年”的内容? 如果是这样,请记住单击“看”。

标签: 博士 理科生 monica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