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情难医故事简介女博士梁芒芒为了暗恋的男神

91百科网 10 0

故事介绍

女医生梁芒芒为了暗恋男神张秀良,千里迢迢到自己任教的医学院当助教。

谁能想到,我刚来的时候,就因为和校花争座位而受到了“残酷”的体罚?

我什至无意间得知,张修良与同校的一位美女老师有着不寻常的关系。

愤怒在他心中升起,邪恶在他的勇气中增长。 梁芒芒利用自己助教的身份,向张修良索要实验班​​“资源”。

她想趁机调侃他,殊不知他不仅提供“资源”,还给她联系上了观课的机会。

正当梁芒芒准备表白时,不慎摔倒,腿部受伤。 张修良不仅亲自为她进行了手术,还邀请她到自己家中休养。 梁芒芒一想到自己梦想中的与男神“同居”的生活,就心烦意乱。 卞氏同意了。

谁知道,一旦入虎穴,深似海,你的节操从此就陌生了。

我想吻你

梁茫茫躺在床上想了半天,想要给张修良打电话,却突然害怕听到他的声音,拿起电话又放下了。

最好给他发短信。 梁茫茫打开信息,缓缓输入了“张老师”三个字。 想了想,他删掉了“老师”两个字,换成了自己的名字。

——张修良。

她默念了一遍,删掉了这一章,盯着看了两秒。 她还是没有勇气这么亲切地称呼他,干脆将他的名字彻底删除了。

——谢谢你昨晚送我回学校。 新年快乐!

她静静地等待着,不知道他会说什么。 等了半个小时,她依然没有收到他的回复,这让她有些沮丧。

终于,手机响了,她拿起一看不是他,顿时泄气了。

“嘿,有什么事吗?” 梁茫茫愤怒地对薛冲说道。

听到她雷鸣般的语气,薛冲吓了一跳。 他的眉头皱起,然后又放松下来。 他只能被她的坏脾气吓到:“师姐,我在实验室,你什么时候过来?”

梁茫茫这才想起自己约了人去上课,连忙从床上跳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我昨晚玩得太晚了,睡过头了,你等我一下,我……”十分钟后就到了。”

中午,薛冲邀请梁茫茫去学校附近的一家小餐馆吃酸菜鱼。 梁茫茫一遍又一遍地看着手机。 薛冲见状,故意问她:“你在等电话吗?”

“没有,我只是看了一眼。”

“昨晚除夕夜,很多人都睡得很晚,今天可能会睡到中午。”

“也有可能。”

张修良的休息时间很少。 昨晚他被自己打扰了,直到凌晨才醒。 早上他可能正在补觉。 想到这里,梁茫茫心里轻松了一些。

但薛冲接下来的话,却让她的心情降到了冰点。

“早上,我去图书馆看书的时候遇到了张老师,他说你昨晚在酒吧喝多了,晚点可能要教我,所以我才给你打电话。”十点钟。”

于是,他早早起床,看到了她的短信,却没有回复。 不得不说,他真是一个高手,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都能让她欲罢不能。

临走的时候,薛冲慢慢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递给了梁茫茫,说是一份小小的过年礼物。

“它是什么?” 梁茫茫好奇地打开这个像工具包一样的小袋子,发现里面有一个用红绳系着的桃核。 桃核上似乎刻有文字。 她拿起它,仔细地看了看。 这四个字让她笑了。

不要着急,要有耐心! 这家伙很有趣。

“是你自己雕刻的吗?”

薛冲点头:“桃符可以招吉避凶。”

“既然是你自己做的,那我就收下了,谢谢你。” 梁茫茫将桃符和袋子一起放进了袋子里。

梁茫茫一整天心事重重,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晚上回到宿舍,梁茫茫躺在床上,找了一本书看。 她读得越多,就越困。 张秀良打电话的时候,她就快睡着了。

“你吃了没?”

“早点吃吧。”

梁茫茫抬起手,看了看手表。 已经十点了。 这人的脑回路果然与常人不一样。 这时,他问她吃饭了吗?

“我刚吃过饭,下午有一个大手术,需要整整六个小时。”

“是的。” 梁茫茫听到他清凉而磁性的声音,心中升起一股挥之不去的感觉,立刻就忘记了自己已经一天没有回复短信了。

“早上我把手机忘在家里了,回到家才看到你的短信……也祝你新年快乐。”

梁茫茫顿时来了精神,坐了起来:“真是的,兄弟,你现在吃什么?”

汤圆,是我爸的保姆送来的,有好几种馅儿。” 张修良看着碗里的汤圆,数了数。 有四种颜色:“粉色是桂花,黄色是南瓜。还有紫薯、黑芝麻,赏心悦目,味道也不错,你要尝尝吗?”

“我想尝尝,已经下单了,如何才能尝尝呢?” 梁茫茫想,你知道我是吃货,你是故意贪吃我的。

“明天早上我要走了,给你一盒,保姆给了我好几盒。” 张修良吃了一个甜甜的黑芝麻饺子。

“那你为什么这么害羞?” 梁茫茫故意用娇弱的声音说道。

“姐姐,别再在我面前装了。” 张修良说道。

梁芒芒高兴地挂了电话,晚上睡得很香。 第二天一早,她起床打扮,从几十支口红中挑选了一支最粉色的口红,小心翼翼地涂在嘴唇上,还喷了一些香水。

“是啊,这个颜色好看又显白,和你的妆容也很配。”

“虽然我已经是老同学了,但我还是时不时地想装年轻。”

“哪里,在张老师心里,你还是一个吃棒棒糖的小仙女啊。”

明珠的几句话,让梁茫茫心花怒放。 当他接到张修良的电话时,他一路跳下了楼。

张修良下车,递给她一个大手提包。 车里还有另一个人。 梁忙忙一看,原来是坐在他对面的季正明老师。

“季老师您好。” 梁茫茫主动跟纪正明打招呼。 他和张修良交手,关系应该不错。 纪正明微微点头。

“一盒给你,一盒你寄给胡老师,胡老师也喜欢吃甜食,我跟季老师有事,不然就寄给他了。”

闻着梁芒芒脖子上的甜香,张修良精神一振,对她说了这几句话,然后就上车了。 梁茫茫赶紧阻止他:“那个——”

“什么?”

“我们17号放假,我已经订了下午回北京的机票,你能送我去车站吗?”

看到梁芒芒眨着眼睛,用渴望的眼神看着他,张修良一时心不在焉,睫毛忽闪忽闪,想了想:“我怕没有时间,我要去一趟。”年前去上海参加学术交流会,你叫什么名字?坐车去车站很方便。”

“哦。” 梁茫茫怒道。 等她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张修良已经开车走了。

车上,季正明问张修良:“这个女孩是你同学的妹妹吗?”

“是她,胡老师去年招了博士。”

“她看起来不错,你可以考虑一下。” 虽然隔着车窗,纪正明也能清楚地看到梁茫茫,身材高挑修长,小脸蛋可爱。

“只是个小妹妹罢了。” 张秀良淡淡一笑。

回到宿舍,梁茫茫脸色阴沉。 她猜不透张秀良在想什么。 要说他不关心她,似乎并非如此,但不清楚他的关心是否只是兄妹关系。 夏明珠虽然说他对她有别的感情,但她却觉得他有意无意地与她保持着距离。

夏明珠打开梁茫茫拿来的保鲜盒,看到里面整齐地排列着二十多个汤圆:“纯手工包的,没想到张老师还有这样的手艺,以是宜家。”

“这不是他的手艺,是他保姆打包给他的,他一个人吃不了几盒,他给了我一盒,让我再给老胡一盒,他还挺会做人情的。” ”梁芒芒想起他拒绝送她去车站时那果断的表情,心里难受极了。

“送给你就好了,说明他们在想你,你送给老胡,算是给你一个人情,不是更好吗?”

“是啊是啊,在你眼里,张老师永远是对的,你总能为他拿出一些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东西。” 梁茫茫怒道。

“当局痴迷于此,只因为他们在这座山里。” 夏明珠接过汤圆,煮了起来。

“我帮你照看电磁炉,你能去给老胡送汤圆吗?” 梁茫茫不想出去。

“我去的话,岂不是辜负了张老师请你借花供佛的恩情?”

即便如此,夏明珠还是帮梁芒芒成行了。 胡来旺看到饭盒里的汤圆,开心地笑了:“你们老师小张虽然看上去冷漠,但他是一个好年轻人。”

“嗯,张先生是一个很好的人。”

“难得他还想着我……我女儿在英国读高中,我老婆在德国讲课,我现在和你一样单身,虽然胖得像两个人。”

胡来旺清理了桌上凌乱的饭盒和泡面盒。 夏明珠帮他拎着垃圾筐,把垃圾收拾好。

“你先回去吧,我先回去帮你把垃圾倒下去。”

告别胡来旺后,夏明珠拎着一袋垃圾下了楼,走到楼梯拐角处,就遇见了上楼的王一鸣。 再次见面,两人都有些尴尬,刻意回避看对方。 王一鸣率先开口:“老板在吗?”

“这里。” 夏明珠脸都红了。

两人擦身而过,王一鸣扭头看向夏明珠。 看着她拎着垃圾袋飞快地跑下楼,身后仿佛有什么猛兽在追赶,她心里掠过一种复杂的情绪。

寒假前,胡来旺给本科生最后一次授课,并通知梁芒芒记笔记。

进教室前,胡来旺递给梁茫茫一叠试卷。 梁茫茫有些疑惑,问他:“还没到考试时间呢。”

“你先拿走。”

在正式授课之前,胡来旺喜欢给学生们喝一锅心灵鸡汤,净化他们的心灵,陶冶他们的情操。

“孩子们,胡老师,我以前可没有这么矮胖,我想当年,我是一个可爱的小矮人,小时候家里很穷,直到我穿了第一双鞋,我才穿上了它。”七岁的时候,我一直是班上最矮的男孩。” 谈起自己的过去,胡来旺总是谈笑风生。 自己的。

盛情难医故事简介女博士梁芒芒为了暗恋的男神 明珠 语气 汤圆 昨晚 食堂 第1张

梁茫茫饶有兴趣地听着,放下手中的笔,听他转移话题——

“所以今天他们有的成为了院士,有的成为了霍普金斯医院的终身教授,我在这里只能教你们这些小傻瓜,这意味着什么?”

“老师,您也是院士,当选院士时才四十岁出头。”

在学校的老师中,学生们最钦佩胡来旺,因为他不仅是江西医学界最著名的专家之一,也是他们能接触到的唯一的院士级博士生导师。 其他博士生导师要么忙于项目,要么整天出差讲学、咨询、出国。 他们根本不关心本科生的教学。

“我说的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简称NAS。孩子们,努力学习虽然不会让你成为最好的,但可以很大程度上避免成为最差的。前两年,我去巴尔的摩参加一个大学同学聚会,我和一个老同学喝酒聊到深夜,我回国后他给我的实验室捐了一大笔钱,所以我警告你,你也应该有。和学习成绩不好的同学关系很好,但是学习成绩不好的那个同学却因为学习成绩不好而被学校开除。知道二十多年后,他一不小心就成为了行业龙头企业的CEO吗?”

胡来旺说这话的时候,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学生们更加兴奋了。 他们在台下议论纷纷,猜测老同学胡教授是哪家上市公司老板。

“还有两周就要考试了,为了测试一下你们这学期的学习情况,我把部分考试内容提前到今天,请大家把你们的书本交给讲台,试卷都在你们的手中。”现在小师姐就出去了,这次的考试就由她来监督吧。”

胡来旺离开了教室,留下满是愤怒、叫喊的学生的教室。

梁茫茫把卷子发了出去,看着学生们抱怨个不停。 他心想,胡教授的这一招真是太神奇了。 他没有给学生们任何突然复习、检验自己真实水平的时间。

很快,教室里安静了下来。 快下课的时候,胡来旺回到教室,再次宣布了一条让同学们震惊的消息。

“小朋友们,今天胡老师在逗你们玩呢,考试时间还是定在两周后,你们可以把今天的试卷拿回去好好看一下,哪些知识点你们还没有掌握呢?真正的考试内容包括但不包括在内。”限于今天试卷的内容,你们还有两周的突击复习时间,胡老师好心提醒你们,这两周学校会晚点关灯,如果你们想避免考试不及格,你们就得提前关灯。对自己严格一点。”

胡来旺向他们挥舞着胖乎乎的小手,一脸关爱智障儿童的表情:“祝你们取得好成绩,有不懂的可以装病去附属医院叫我的专家。”咨询报名费100元/次,提早报名还可享受优惠。

学生们彻底无语了,梁芒芒哈哈大笑起来。

胡来旺指着梁茫茫:“别笑,如果他们实验班考试不及格率超过百分之五,我就扣你的工资。” 梁茫茫撇了撇嘴,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

下课后,梁芒芒正要离开,胡来旺让她去实验室帮忙。

“你这两天心情不太好,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胡来旺笑着向梁茫茫问道。 梁茫茫惊讶于他的清醒,羞涩地问道:“你看得出来吗?”

“没有人能看出你累了。”

两人漫步在校园的花路上。 梁茫茫抿了抿嘴唇,松了口气:“胡老师……我有一个朋友,她最近喜欢上了一个男人,但是那个男人却远离她,她很苦恼,我也不知道。”如果我应该继续的话。”

“你的那个朋友就是你,至于那个男人——”

没想到胡老板这么正直。 梁茫茫瞬间被吓到了,连忙否认:“不是这样的——不是。”

胡来旺见她恼怒的样子,笑道:“你有罪吗?”

“倒不是……我只是觉得很矛盾。” 梁茫茫低头看着脚下的鹅卵石路,轻轻叹了口气。 少女的忧郁,何时才能摆脱这份忧郁?

“你爱上了一匹你无法控制的野马?”

“差不多吧。”

“我追却追不上,我无法放弃却又放不下,所以我焦躁不安,连上课都不能稳定。”

梁茫茫对胡来旺精辟的语气很熟悉。 以他的道法,假以时日,只要他更加精进修行,一定能够渡劫成仙。

梁茫茫胡思乱想了一会,还不忘给自家老大扣了帽子:“你真是聪明啊。”

“胡老师,我生来没这么老,我还年轻呢。” 胡来旺有些感慨地说:“别浪费时间去追野马了,你应该利用时间去种草,当你有时间的时候,那里有茂盛的牧场,到了春天花开的时候,马自然就会来了。”来吃草。

“但我只喜欢那匹野马,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有了牧场,还怕马不回头吗?如果他根本不认识你的价值,你又何苦去追求呢?你们孩子经历的事情太少了,所以才会把小挫折无非是天还大。”

看到梁芒芒若有所思,胡来旺说道:“我突然想起副院长找我有事,但我还没有给他答复,你先下午去实验室吧。”

梁茫茫打了个招呼,快步跑了。

知道张秀良去食堂的路,梁茫茫等着,远远就看到他腋下夹着一本书走了过来。 她躲在灌木丛后面,弯着腰吓唬他。 猜到他快来了,她抬头看了一眼,赶紧低下了头。

他似乎在跟谁打电话,声音渐渐靠近。

——我通常告诉你要好好学习,但你不听,直到快要考试的时候才惊慌失措。

看起来好像有一个学生在找他。 梁茫茫屏住呼吸,耐心听着他的话。

——画出什么要点就是全书的要点,病人不会根据书中画的要点而生病。

——学医本质上是一项艰苦的工作。 如果你想走捷径,就不要学医。

梁茫茫听到他严肃斥责的语气,忍不住偷笑起来。 有个倒霉的睁不开眼睛的孩子求他划重点,却不知道自己会被骂。

虽然他的语气不太好,但是声音却是那么的好听。 听着这样磁性的声音,就算被骂,他也听得高兴。

注意到路边灌木丛中有人影移动,张修良故意悄悄靠近,扔下一本厚厚的《外科》。 听到一声尖叫后,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梁茫茫双腿发麻,被猛然击中,直接跪倒在地。 他抬起头,埋怨道:“你早就见过我了,为何还要装作不知道?”

“谁能想到,你这样的医生,竟然如此天真。” 张修良俏皮地看着她,把手伸到她面前。

“我在找东西。” 梁茫茫摸了摸后背的酸痛,生气地拿起书还给了他。 没想到,他的手从书本上横过,握住了她的手,又轻松收了起来。 她把自己从地上拉了起来。

“别找借口了,自从你潜入灌木丛以来我就见过你了。”

被张修良无情揭穿后,梁芒芒不再找借口,问他要不要去食堂吃饭。

“如果你想占我便宜,就直说吧。”

“张老师,矜持是一种美德。”

“那就默默地跟着我吧。”

张秀良走在前面,梁茫茫紧随其后,一路上吸引了不少人的头,大大增加了她的虚荣心。 但张修良对这些女孩子的注意视而不见,甚至没有回头看她是否跟来。

迎面遇到楚见,梁茫茫停下来和他说话。

“今晚我们请老板吃饭,你和明珠也来吧。”

“师兄,这么冷,你开车去宿舍接我们吧。” 梁茫茫跟师兄撒娇。 她是老板的学生中年龄最小的,嘴巴甜。 师兄们一直都很宠爱她。

楚见答应了,让她和夏明珠晚上在宿舍等着。

梁茫茫正高兴,一抬眼,就看到张修良等在不远处。 他时不时地望过来,神情有些茫然,自嘲一笑。

“你怎么这么高兴?就像捡到钱了一样。” 楚见见梁茫茫微笑着,咬着红唇,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 梁茫茫抿唇笑道。 难怪别人说你目光短浅。 连张秀良这样的活人站在附近都没有看到。

看到张秀良又开始向前走,梁茫茫连忙与褚见告别,追了上去。

“我以为你不会等我。”

“那个人是谁?你们都说了这么久了。”

他的语气听起来像是轻微的抱怨。 梁茫茫故意不回答他的第一句话,而是回答了下一句:“时间不长,我只是说了几句话。”

张修良沉默了。

“你不去食堂吗?” 梁茫茫环顾四周,已经快到学校北门了。

“你现在才意识到,是不是有点晚了?” 张修良暂时改变了主意,不想去食堂了。

两人出了学校,去了附近的一家餐馆。 张秀良大概是这里的常客了。 进入包间或者点餐的时候,他都不需要询问服务员。

“麻辣牛肉,艾炒虾球,再来一锅紫菜汤,两碗蜜汁叉烧饭,菜很快就到了,吃完我们还有事要做。” 张修良点菜的速度和语气都和手术台上一样。 快速解决混乱,不要犹豫。

梁茫茫被他不容置疑的风度所折服,再加上医学生精准而老练的观察能力,她发现这家餐厅是学校方圆十里范围内最干净、最整洁的一家,很符合他的洁癖。

服务员走后,梁茫茫问他:“有什么急事吗?”

“明天一早我要去上海出差,下午就回家收拾行李。”

“没必要着急。” 梁茫茫看着桌上厚厚的《外科》,忍不住问他,“你真是不给学生画重点,百万字以上的书审稿真累啊。”

“你又不是没学过……这门课哪一章不重要?以后多半都会把学到的东西运用到临床上,等病人来了,你告诉病人,这个病不是我研究的重点,等你得了关键病再回来可以吗?” 张修良从来不想给学生画重点。

“像你这样的老师最烦人了,你一个个讲大道理,这题太简单了,这题完全是为了免分……学生们现在迫不及待的就是准备期末考试了。”如果他们没通过课程,他们就会失去学分,如果你练习不够,你就会被开除。” 梁茫茫想为班里的贫困学生争取福利。

张修良看着她,目光冰冷,带着几分轻蔑:“你别告诉我,你是靠着老师画的重点才拿到博士学位的。”

“我没你聪明,本科几十次考试都快累死我了。”

“那你哥还跟我吹牛,说你学习成绩很好,可可都90分以上了。”

“你知道我是怎么考到90分以上的吗?本科那几年,体重不到100斤,熬夜学习,废寝忘食,胸还这么瘦隔着衣服都能数出来,连老师都不能算我考试作弊。” 梁茫茫终于找到了抱怨的机会。

“真的吗?” 张修良笑了笑,看了她一眼。 她觉得他笑得有些不怀好意,侧过身子道:“你笑什么?”

我也是个有胸的人,你不能这样鄙视我。

“看来你对老师有很多意见,别忘了,你现在是助教,将来也可能是老师。”

“我不是老师,不做临床就做科研,反正我不想当老师。” 梁茫茫嘀咕道。

“你这丫头,看来真是被老师折磨了。”

张秀良等饭菜上来后,让梁芒芒多吃点,说这顿饭算是对她努力学习的奖励。

连载试读已经结束,新书即将发售。 详情请关注新浪微博@小美美杂志获取最新资讯!

小美杂志公众号

微信号:xiaomeihao520

新浪微博:@小美杂志

标签: 明珠 语气 汤圆 昨晚 食堂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