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外兼修,因材施教习惯性地打开邮箱、发现自己

91百科网 13 0

内外兼修,因材施教

习惯性地打开邮箱,发现自己收到了昆山杜克大学电气与计算机工程硕士项目(ECE)的录取通知书后,史蒂文一连几天都感到无比兴奋和担忧。 ,焦虑也一扫而光。

那是2020年2月,当时COVID-19疫情刚刚爆发,世界陷入混乱,人们的生活一静一动,未来似乎在风中飘荡。

现在在谷歌担任软件工程师的他,当时还是南京邮电大学通信工程专业的大四学生。 他计划继续深造计算机科学。 他申请了多所学校的硕士课程,也收到了一些国外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但他不知道半年内封城的情况能否扭转,秋天能否正常出国留学,他相当着急。

这时,“昆都的消息对我来说就像是一颗定心丸,至少今年我还有书可读。”

经过仔细比较和考虑,他放弃了另外两所美国名校的录取offer,选择了昆都的ECE项目。

“我个人非常喜欢Kundu ECE的课程设计。 我在留学论坛上仔细研究了一下,并咨询了招生官。 我知道它严格遵循杜克ECE的设置,包括教学大纲、作业和考试成绩; 杜克ECE的课程设计由浅入深,连贯性强,兼顾软件和硬件,非常适合想要转专业的学生。”

就书本以外的现实而言,“虽然是在疫情期间,但昆都的ECE项目还是可以正常线下授课,而不是线上授课;课程设置和杜克ECE相同,但学费更低;而且我和我沟通过和上一届的学长们交流了解到,学校会在研究生第一年为学生提供大量的就业支持,为第二年出国找工作做好准备。” 史蒂文秉承理科生的严谨,思考得很全面,“全面对我来说,是我最好的选择。”

与Steven的谨慎和深思熟虑相比,报读后期班的Zoe带着一种绝望的幸运和命运的感觉卷入了Kundu ECE。 “这是我投票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项目。”

2020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经济金融专业。 她本来想继续读金融专业,向学校提出了申请,但因疫情推迟了入学,她在家参加了学校安排的网课。 随着继续学习,佐伊发现自己对纯粹的金融领域工作不太感兴趣,想转行到计算机科学领域。 “我觉得会编程是大势所趋。 它可以为我开启更多的可能性,拓宽我对世界的视野。” 看法。”

在找学校的时候,她突然想到了一位在昆都大学交流过的本科生。 交谈中,他对昆都大学的评价非常好,于是她查看了公众号和官网,发现ECE硕士项目非常适合她,于是就申请了。 申请。

“我请了一个计算机专业的朋友帮我看一下课程设置,入门级别是从C语言到C++,两者都非常硬核,一旦学会了,学习其他语言就更容易了还有以硬件为主的课程,了解硬件基础知识,熟悉软件也会有帮助。只要我能跟上课程,第一年就可以浓缩完成。”

另一个吸引她的地方是ECE的“1+1”学术体系。 第一年,她在 Kundu 学习并完成了暑期实习。 第二年,她前往美国杜克大学,可以申请选择性实习训练(OPT)时间。 ,在美国找工作。

于是她就提交了申请,之后就没有再申请任何其他的东西。 “我觉得我应该可以通过,所以我没有申请。 这大概就是命运吧。”

Zoe提前看了一些计算机科学相关的在线公开课程,做好了心理准备。 然而,刚入学的时候,很多新的知识和作业来到了她的面前。 她学习很努力,但也很辛苦。

“我每天要完成3到4个小作业,提交期限非常紧迫。我还要阅读十几页的新书,都是计算机领域的新术语和概念。我必须搜索、理解、背诵一章就得串联起来,而且代码很多,很抽象,不像我本科时读的金融书,有场景、有故事。 ,还有沉浸感,所以一开始我压力很大。”

幸运的是,学校和项目为学生提供了很多支持。 ECE教职员工每月召开一次集体会议,了解学生在课堂学习中是否遇到困难。 如果是这样,他们会及时“伸出援助之手”。

黄开珠

昆山杜克大学电气与计算机工程教授

大数据研究中心主任

黄凯柱博士是昆山杜克大学电气与计算机工程系教授、大数据研究中心主任。 他之前教授过 ECE 586K:向量空间方法及其应用。 本课程是数据分析和机器学习的必修课程之一,包含大量复杂的数学知识。

一次期中考试后,他发现有两个同学基础稍弱。 与其他同学相比,他们的成绩差距很大,而且听课也显得很吃力。 他主动约了两人的办公时间聊天。 此后,他每周都会对他们进行一对一辅导,并详细讲解课程内容。 在学期末的期末考试中,两人的成绩都有了明显的提高。

罗兵

昆山杜克大学数据与计算科学助理教授

现在ECE 586K课程由昆山杜克大学数据与计算科学助理教授罗兵教授讲授。 为了让这门数学理论较强的专业课程更容易理解,他会找很多直观的例子来解释抽象的定义和定理,并结合自己的研究领域告诉学生实际应用中所使用的算法背后的数学原理。 “这门课程更多的是让学生了解他们在未来工作中将使用到的算法或技术背后的原理,这对他们未来在科学研究或工作中的技术创新非常有益。”

此外,每门ECE课程每10名学生配备一名助教(TA),每周有固定时间答疑解惑。 佐伊班上的三名助教之一是杜克大学二年级研究生。 由于时差的原因,问答时间往往是早上七八点。 她每次都会定好闹钟,早起提问,直到快要上课。 直到他离开,事情才结束。 “我当时心里充满了疑问,所以每次我都会预约。 学长说,每天这么早就来操他的只有我一个。”

与同学熟悉后,佐伊也会向他们提问。 虽然他们来自不同的学校,有不同的专业背景,但大家都很热情,都会耐心、仔细地回答她的问题。 她和另外两个和她睡在一起的女孩,本科都是经济管理专业,每天一起学习、吃饭、做作业。 有一次,为了解决一道编程作业,三人搬了电脑,坐在客厅的餐桌上,学习到凌晨。 两三点钟。 在小班模式下,同学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 相比同龄人之间的压力,他们给予彼此更多的支持和鼓励。

“课业量不小,转码同学其实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我们会提供尽可能多的帮助,告诉他们转码前辈的经验,请教授多关注,鼓励他们多向教授、同学等提出问题。”班主任冯世奇说。欧洲经委会项目。

设置了大量的实践作业,这是ECE课程的特色之一。 第一学期的重点课程ECE 551K:C++编程、数据结构和算法是由拥有多年各大互联网公司工作经验的Duke教授设计的课程。 它也有两个方向。 所有学生都需要修读的必修课程。

本课程将大量的知识浓缩到高压输出系统中。 学生可以直接访问杜克大学的电子教科书,包括但不限于解释每个关键概念的视频。 同时,采用翻转课堂教学方式。 学生需要提前自学当天的课程内容,老师会在课堂上解答问题,保证每个学生的学习进度。 它设置了108个编程小作业,每个作业对应一个知识点,让学生在动手过程中熟练掌握知识、复习、巩固和应用。

“ECE 551K在学期开始时就发布了全部108个作业和提交时间。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基础提前规划好时间。前期小作业较多,后期有少量中大型作业。后期基本上转码的学生在完成了这门课程一半以上的作业后,就已经具备了足够的编码能力,在后续的小组协作中不会受到明显的阻碍。”入学后,Steven 意识到。 ECE课程设计的周到性更加具体。 内容输出是硬核的,但手法却很软。

黄凯柱博士在讲授《ECE 590K:深度学习入门》课程时,经常因为ChatGPT的出现而给那些对AI技术的使用非常熟悉、想用它来做作业的学生“泼冷水”,告诉他们AI技术确实很酷,但是还不够成熟,有很多缺陷。 其底层的大模型算法还不是那么可靠。 例如,如果您故意输入错误的字符,则可能会得出错误的答案。

黄凯柱博士将为同学们讲解他正在做的研究,也为那些想在机器学习领域继续深造的同学提供很大的帮助。 “我要求他们不要盲目追逐热点话题,要保持理性、客观。”

让学生去最好的公司

李鑫

杜克大学/昆山杜克大学电气与计算机工程教授

国际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IEEE)院士

“我们整个 ECE 项目的课程都是以职业为导向的。” 杜克大学和昆山杜克大学电气与计算机工程教授李鑫博士对此进行了总结。 昆山杜克大学电气与计算机工程硕士项目主任,国际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学会(IEEE)院士。 在卡内基梅隆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他留校任教多年,后来放弃了卡内基梅隆大学。 梅隆作为教员加入昆山杜克大学,并在 ECE 项目中教授 ECE 550K:计算机系统与工程基础课程。

ECE 550K是一门关于硬件的课程,也是软件开发的必修课。 在本课程中,学生将逐渐了解计算机的构造和工作方式,学习如何连接电路,并从头开始构建CPU。

杜克大学的ECE项目共有五个方向。 昆都的ECE项目以“就业导向”为主题,选择了软件开发、数据分析和机器学习两个方向。 两年学习共10门课程,其中8门为技术课程,另外两门为行业预科课程,包括MENG540:高科技产业管理和MENG570:商业基础(工程方向) (工程师的业务基础)。

ECE 551K等技术课程的设计者拥有多年的企业界工作经验,知道企业需要员工具备哪些知识和技能。 课程中使用的编程工具也是为专业程序员设计的。

“这样,当我们的学生去实习、就业时,就不会学以致用,不需要有人培训他们1到2年才能独立。离开学校后,他们就可以独立工作了。” ,他们可以与企业无缝对接。” 李鑫博士介绍了课程的设计理念。

工业预备课程的目的是让学生从编程的执行中解放出来,从关注技术细节中解脱出来,偶尔需要从行业的整体角度来考虑问题。

“在工作中升职之后,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管理者?作为一名工程师,如何考虑产品的商业化?这些都关系到进入职场后的长远发展。我们ECE项目的目标就是培养软件、硬件、业务技能兼备的全才,让所有的学生都能去最好的公司。”

为了实现“让所有学生都去最好的企业”的目标,课程设计是至关重要的一步,但这只是第一步。 在课堂之外,老师们做得更多。

秋季学期伊始,新生入学,ECE项目组开始忙碌起来。

第一学年结束后,ECE学生前往公司进行暑期实习。 每个人都必须去。 这是毕业的必要条件之一。 但如何最好地支持学生寻找实习机会呢? 仅有良好的光学器件还不够。 想要完成从学校到职场的顺利过渡,必须充分展现个人优势,抓住每一个机会。

ECE项目组和学校职业发展办公室有一系列详细的支持措施。

第一步是“发现”。 当每个学生入学时,一名 ECE 教授将被指定为学生的指导老师。 学生需要与教授和顾问进行面谈。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决定自己未来想要学习的方向,并根据所选方向学习必修课程。

“首先,一定要以学生的个人兴趣为出发点,只有在兴趣的驱动下,才能做好一件事。”黄开柱说。 “第二个就是他的职业规划是什么,当然,也需要根据他擅长的事情来进行。”

黄开柱表示,他们只是辅助,主体是学生。 “一切都必须根据学生的个人情况而定。 我们只是帮他梳理一下,给他更多的信息,防止他们因为信息差距而做出不恰当的决定。 你自己的选择。”

随后,项目负责老师会向新生发送简历模板和简历写作指导,要求新生根据模板和指导撰写自己的简历,包括中英文版本。 学生可以自由选择ECE项目老师或学校职业发展办公室老师进行简历辅导和修改,完成后统一收集。

之所以要求学生在学期初写简历,是因为项目负责老师有两个考虑。 首先,在和企业洽谈合作的时候,HR肯定会问这里的学生怎么样。 如果你能提供详细、具体的学生简历,会给公司留下良好的印象。 其次,考虑到完善简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如果等到春季学期才去找实习,难度会相对较大,也会浪费宝贵的时间。

第二步是“探索”。 在研究生一年级第一学期,ECE项目会为学生安排一系列与就业相关的活动,几乎每周一次。 有时他们拜访企业,有时他们邀请行业领袖进行技术讲座或分享他们的职场经验,有时他们邀请高年级学生分享他们的学习和求职经历。

去年ECE项目邀请了一位来自戴尔的技术总监来分享他的职场20年和互联网行业20年的经历。 这些经验对学生会有很大的帮助,因为“硬技能”可以在课堂和网上学习,但很少有人愿意全心全意地分享这种“软知识”。

ECE项目会在学期开始时为每个学生定制一张“专属名片”,方便学生在公司参观、技术讲座时向公司领导推荐自己或者与大老板交流时直接交上。 名片可以让对方快速认识你。

项目负责老师会要求学生时刻关注行业动态,练习沟通和电子邮件写作能力。 如果遇到困难,可以向学校就业老师寻求帮助。 冯世奇认为,软技能至关重要。 “只有不惧怕沟通,才能更好地抓住机会。”

准备工作完成后,第三步就是“练习”。 大多数实习面试都需要笔试,而且需要很早就开始练习算法题。 项目老师将鼓励学生组成解决问题的小组。 大家会互相鼓励、互相监督,这样就会变得更有效率、更积极主动。

史蒂文觉得这个方法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他和另外三个同学建了一个群,要求每个人每天至少做一题,并截图发到群里。 如果有人没能完成,就会发红包。 即使在课程压力最紧张的时候,这一要求也没有放松。

“有时候你可能只回答一个问题,但当你看到别人发的问题截图时,你会下意识地想到解决问题的思路,然后在群里交流。我们互相陪伴,互相鼓励,后来就变成了回答问题,这个习惯不需要任何人提醒,甚至每天都会超限做完好几道题。”

第一学期快结束时,项目老师会鼓励大家开始更新简历、模拟面试,并安排大家参加一些面试培训班。 解题数量也从一题增加到两三题。 有的学生每天早上起床就先解决问题,完成后签到,然后吃早餐去上课。

所有这些准备都是为了让学生在来年暑假期间能够顺利找到满意的实习机会。 立春之际,“战斗”真正开始,也是最后一步——内部晋升。

昆都已与多家企业开展“校企合作”,其中包括阿里巴巴、博世、戴尔、谷歌、苹果、SAP、微软、亚马逊、英伟达等国内外知名厂商。 公司将提供该项目的岗位要求。 经过审核后,老师会筛选出更适合ECE项目学生的职位,然后将职位、申请说明以及一些小建议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学生,要求他们在开课前提交最新的职位。最后期限。 您的简历版本并完成在线申请。

“推荐实习的公司有很多,我们能做的就是让学生的简历被人看到,而不是消失在简历堆里。能否进入面试、获得实习机会,就看学生个人的能力了。”基本都是一样的,大部分学生都能得到笔试或者面试的机会。”冯士奇说道。

Zoe的暑期实习得益于学校的宣传和内部推荐机会。 “我觉得学校做得好的一点是,内部推荐的企业覆盖面很广,不仅有熟悉的大企业,还有一些小而美的企业,这对我们很有帮助,我们总能找到合适的企业。”适合我们。” 她分享道。

精心的课程设计保证学生能够通过专业能力,细致的实习准备工作带来100%的实习率。 三个月的实习结束后,需要一份报告,要求同学们努力工作,有所收获。 就这样,一步步串联起“就业导向”之路。

2022届毕业生就业率,也是毕业生第一届(2019届因疫情无法出国,与2020届时隔一年同年毕业)是 100%。 史蒂文是在美国工作的人之一。 他在谷歌全职从事虚拟网卡驱动方向的工作,这与他最初的职业规划略有不同。

在就读 ECE 之前,他相对确定自己想从事软件开发工作。 后来,当他完成研究生一年级的ECE 550K专业作业时,他花了一个学期的时间从最基本的逻辑与非门电路介绍开始,一直到搭建一个完整的CPU。 ,来写俄罗斯方块游戏,发现“软件开发其实也需要硬件基础”。 在后来的学习中,我对软硬件结合以及底层方向越来越感兴趣。

他在英伟达的暑期实习主要与自动驾驶方向有关。 “面试的时候,有一些关于硬件的基础知识考核。 第一学期的ECE课程很扎实,涉及到这些,所以我可以从容应对; 同时,ECE项目经验,例如设计Linux malloc内存分配,也是面试官感兴趣的点。 ”

作为一名本科就有一定编程基础的“半转学”学生,Steven在ECE的两年学习中逐渐明确了自己的职业方向,并凭借扎实的专业基础顺利走向了认可之路。 “我的方向比较低级,如果没有全面的基础知识,通过反复练习战术很难上手。因此,我参加工作后,非常感谢在ECE学到的知识。”

佐伊也有同样的感觉。 她在SAP所做的工作与财务风险管理和会计相关,她实现了本科和硕士专业技能融合的目标。

求职面试时,面试官喜欢问研究生一年级课程ECE 650K:系统编程与工程和ECE 651K:软件工程的基础知识; 入职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编写单元测试和运行覆盖率。 巧合的是,ECE 650K的第一个作业就是关于这个内容的,要求100%的覆盖率。 当时写作对她来说很痛苦,但工作后她受益匪浅。 上手很容易,她写得也很快。 “在昆都的两年里学到的很多东西都可以直接运用到实际工作中。”

像他们一样,有很多学生在找工作时有明确的目标,但也有一些学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或者什么更好,所以ECE老师会帮助他们分析自己的选择。

李明

昆山杜克大学电气与计算机工程副教授

语音与多模态智能信息处理实验室负责人

李明博士是专业课程ECE 581K:随机信号与噪声的教授,昆山杜克大学语音与多模态智能信息处理实验室(DKU SMIIP Lab)主任。 有的同学会来问他,“我应该选择软件工程师还是算法工程师?” 还有人问他,“我应该选择做AI算法、语音、图像还是自然语言处理哪个方向?” 其他人问他应该选择哪个实习或工作机会。 ,李明总是会根据市场需求或者自身利益给出建议。

2022届和2023届的毕业生都有着光明的去向,包括阿里巴巴、戴尔、谷歌、甲骨文、微软、亚马逊、英特尔、字节跳动等。在总结自己的求职经历时,你经常可以听到他们强调杜克大学校友对他们的帮助有多大。网络已经到了他们身边。

得益于优秀的项目质量和学校声誉,几乎每家顶级互联网公司都可以找到杜克大学的校友。 无论是他们在工作中的出色表现,还是内部推荐,都会有利于后来者的求职。

“很多知名大公司都招收了我们的很多学生,因为他们表现非常好。一旦有招聘计划,这些公司会非常愿意再次招收我们的学生。每年都有一些公司来找我们,询问我们是否有招聘计划。” “任何学生的推荐。这是之前学生打下的基础,所以我经常告诉学生,你的表现会影响后面学生的机会,所以你一定要努力。”冯士奇自豪地说。

标签: 简历 昆山 入学 编程 学期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