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鹏:一个经风雨而不动摇的人

91百科网 14 0

吴鹏(1948-2024),著名摄影家,“四五”时期摄影界的领军人物。

1976年1月,人们被拍到在天安门广场哀悼周恩来。 1976年4月在天安门广场拍摄“四五运动”。

1979年参加四月电影节。2001年任中国摄影家协会展览中心主任。

2024年3月16日因病去世,享年75岁。

吴鹏,一个吃苦不曾动摇的人

(英国)彭文兰

文章摘自《桥梁》杂志1986年第2期

他编了一本摄影书,销量15万册。 现任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副社长。 对于一个刚满三十七岁的男人来说,这是一项重要的任务。 我对他的背景知之甚少,只知道他是天安门事件中的一位重要人物,我以为我要采访的是一位令人敬畏、备受瞩目的人物。 他的出版社在北京古民居花市里一栋翻修过的四合院里。 当我见到他的时候,我不仅有些惊讶,还有些失望。 他个子不高,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他穿着一件普通的米色鸭绒服,一条蓝色长裤,头上紧紧地戴着一顶灰色鸭舌帽。 他皮肤黝黑,相貌平平,但谈话时那无表情的眼神和冷漠的表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人民纪念》编委会成员,右二是吴鹏。

还没等我准备好纸笔,吴鹏就开门见山地问道:“你为什么坚持写天安门事件?说实话,我对这件事有点失望。” 我真的被他的话震惊了,所以我问他这个怎么说? “因为即使在‘四人帮’垮台之后,对于天安门事件也还没有得到全面、令人满意的分析。” 他点了一根烟,继续说道:“这件事,还是有些矛盾的。”

吴鹏没有详细阐述自己的观点,但他所指的人和事却非常清楚。 1978年12月,天安门事件被正式宣布为“彻底的革命事件”后不久,吴编了一本名为《人民纪念碑》的摄影集,里面有他和其他人的照片。 两年前在天安门广场拍摄。 正当要付印时,负责出版该画册的北京出版社编辑部告诉他,华国锋(时任中共中央主席)将亲自撰写一本专辑的题词。 吴某对此十分愤怒。 “如果由华国锋来题词,相册就会与历史真相相矛盾。因为天安门事件发生的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这是指1976年,华国锋担任公安部部长。 在他的允许下,警察和民兵对广场上数百名悼念周总理的人使用了暴力。 吴告诉编辑,他希望这张专辑能够具有长期价值。 他似乎在预言:迟早华国锋会合并,到时候专辑的价值就会下降。 但吴氏的反对未被采纳,该画册仍以上述题词出版。 近五年后,华国锋被免去所有要职,悄然退出政治舞台。

1976年清明节天安门广场摄影:吴鹏

我问吴鹏,他的幻灭是否会持续到接下来的十年。 “一点也不。” 他说,“我对从那时起发生的一切仍然非常乐观。我们在政治和经济上都取得了巨大进步。” 但吴仍然坚持执行某些政策。 有一定的意见。 他以当前的经济改革为例。 “改革是好的,基础扎实,理论上大家都支持,至少口头上支持。但实际上遇到了一些障碍,比如一些干部的官僚作风。” 他又点燃了一支烟。

面对这样的领导该如何应对? 我们应该将权力交给他们并引起不安,还是应该与他们合作并扼杀我们的才能? “这就是我们的困难所在。如果我们想做一些改变,就必须付出高昂的代价。做出最大牺牲的往往是改革者。” 这些话非常尖锐。 不过,他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上,依然看不到一丝情绪。

一些领导是否担心年轻人缺乏经验? “是的。但是你必须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否则他们怎么学?比如你让一个年轻人修冰箱,第一次他把东西弄乱了,你想让他再试一次。这这可以让年轻人感到你信任他们并平等地对待他们,如果一个人没有自尊,他的生活就会失去目的。不是一个国家。”

那么,人们正是因为这种民族精神才参与了天安门事件吗? “是的,对我来说这是毫无疑问的,”他更加严肃地说。 “当时我觉得自己对国家有一种使命感和道义责任。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讲,它激怒了群众,从而促使‘四人帮’垮台,带领国家走向现代化。” 我问他这是否也会带来民主? “如果你指的是言论自由,某种程度上也是如此。比如,如果有人批评邓小平实行的政策,他不会那么小气,认为你在政治上批评他,而是会认为你是在政治上批评他。”认为你是在认真地为国家做一些事情,但讽刺的是,”他长长地吸了一口烟(我已经记不清他这样做了多少次)。那些认为你给他们提建议就会给他们带来麻烦的级别干部。”

就这样,我和吴鹏的第一次见面就结束了。 傍晚时分,他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 这冷若冰霜的表情背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强烈的好奇心促使我再次拜访他。 吴鹏的父亲是会计师,母亲是医生。 “文化大革命”期间,夫妻俩受到公开批评。 也许正是当时外部环境的影响,形成了吴氏内向的性格。 当时他只有十几岁,还被说是“修正主义苗子”。 “我觉得我被冤枉了,”他说。 “有一次,我在同学面前伤心地哭了。后来,我被说是‘逍遥派’,没有资格加入‘保守党’。造反派组织(红卫兵内部的两派) )他们不敢让我加入。”站在一旁的吴鹏就钻进了书堆里。 他如饥似渴地读书,也对摄影产生了兴趣。 “我对‘文革’有自己的看法,我想写一本关于这方面的书。所以,我拍了很多那段时期发生的各种事件的照片。”事实上,不言而喻的是,他的愿望写书未能实现。

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吴鹏建议我们出去吃点东西。 我们骑着自行车穿过狭窄的小巷。 两侧都是通常所说的平房。 吴鹏告诉我,他的家也是在迷宫般的巷子里的一间小平房。 “你结婚了吗?” 我问。 “不,”他简短地回答。 沉默片刻后(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犹豫地回答),他说道:“如果我结婚了,就意味着我的两个姐妹将不得不搬出这个家……我对她们负有道义上的责任。” ”。 不久我才得知,吴鹏的父亲两年前去世了。 解放前,他过着安逸的生活,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有一个院子。 当时一家人住在一起。 “文革”动乱期间,他们的家被抄家,财产被没收,房子只剩下两间半房。 吴鹏的母亲和两个妹妹还住在里面。

那天早些时候,当我在办公室整理所有受访者的照片时,摄影记者告诉我,吴鹏的面部表情太严肃了。 他的上司,摄影家协会会员,看着照片说:“吴鹏就是这样的。” 吴鹏听了我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仿佛他当众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他说:“他的意思是我是一个认真的人。” “那你平时都是这样吗?” 我半开玩笑地问他,其实是想听听他说的话。 “你跟我谈论这么严重的问题,我不能开玩笑吧?” 他笑了,笑得有些不自然。

后来,我转向了更轻松的摄影话题。 我向他询问了摄影家协会的情况以及他所负责的工作。 他说:“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年龄和性格,他们(指摄影家协会的理事)认为我做弥合代沟的工作更合适。” 这一次,他是真的笑了。

我们又开始讨论“为艺术而艺术”的概念。 我向他描述了我在伦敦看到的一组油画,每幅都是用单一颜色绘制的。 吴鹏听后觉得很好笑,幽默地评论道:“是啊,如果这就是所谓的‘创作自由’,我想你会说西方真的很民主。”我看了吴鹏一眼,暗示道他的话有点极端。 于是他用低沉冰冷的语气说道:“经历了‘文革’,我变得成熟了。我忍受了生活的冷酷现实。一个人可以表达自己的感受,但也应该懂得如何表达。”

短暂的沉默后,吴鹏茫然地看着前方。

《团结到明天》:

“四五运动”精神的典型表现

郭庆建

文章摘自阅文网(2009年9月28日)

《团结到明天》拍摄于1976年4月5日上午10点左右,前一天晚上广场上的花圈全部被拿走,人们愤怒地喊着“把花圈还给我”、“还给我的战友”。 ”口号,唱着国际歌,从大会堂出发,携手同行,瞄准了广场东侧的“工民兵总部”,那是一座已经不复存在的小建筑。刑场的威严,我冲到了他们面前,拍了几张照片,这天是我对周总理的热爱,是我对“批评”的不满。 “邓小平”,我对“四人帮”的愤怒都在,这一天就爆发了。

这是对著名摄影师吴鹏的代表作《团结到明天》拍摄过程的回忆。 清明节前后,席卷全国的纪念周恩来总理、反对“四人帮”、极左路线的群众运动终于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达到了顶峰。 超过200万人自发前来,人们在广场上致敬。 数千个花圈和花篮被放置,无数诗歌和悼词被贴以表达不满之情。 吴鹏所说的“前夜”,即4月4日晚上,群众运动被错误地定性为“有计划、有组织的反革命反击”。 于是,江青等人下令没收所有花圈、花篮,并拆除纪念碑。 文章,逮捕无辜者。 第二天,即4月5日,数十万人涌向广场,要求归还花圈并释放被捕者。 因为那个年代拥有相机的人并不多,而且当时专业记者是不被允许在公共场合拍照的。 当时在场的不少摄影爱好者因为局势紧张都不敢拿出相机。 于是,吴鹏的《团结起来》《明天》成为唯一一张记录那一天、那一幕的照片。

当然,拍摄这张照片并非偶然。 吴鹏说,1976年1月8日,周恩来总理逝世。 他一听到广播,就赶往天安门广场。 此后,一直到4月5日,他去了很多次,可能是当时拍照的人群中访问次数最多的一个。 尤其是三月份以后,我几乎每天都去。 当时,他在北京丰台当铁路工人。 为了拍照方便,他宁愿上夜班,白天利用空闲时间去广场。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但我明白我为什么拍照。而且从技术上来说,我没有问题。只要我会拍照,我就一定能拍出好照片。”

在这种情况下,在天安门广场拍照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有时有人看见,吴鹏就别再拍照了,他就把相机收起来。 过了一会儿,看到他不动了,他们就不再看了,然后他又开始拍照。 尤其是4月5日左右,吴鹏称自己有3次差点被抓。 “4月2日,一名长期跟踪我的便衣男子抓住了我。此时,很多人围拢过来,大声说‘不许带人进来’。” “我们哀悼总理有什么问题吗?” 这人哄着,那便衣也没办法,只好走开。 4月3日晚,广场上一群士兵和警察围住了所有人。我就着急了,喊道:“这是怎么回事?”士兵问我:“你在做什么?” 你是哪里人?”我说我在找自行车,士兵叫我滚出去。还有一次,我逃跑了。那天晚上,突然出现大量士兵和警察,向市中心移动。从人民大会堂、历史博物馆、南北两侧,当有人喊“抓人”的时候,大家都跑了,都往南边跑。 20路公交车正好经过,警察让公交车快点开,我就在公交车的掩护下跑出了广场,“我站不稳了。”到了北京饭店我才敢停下来,所以我又漏网了。”

“四五”摄影运动被普遍认为是新时代摄影的开始。 在这场运动中,吴鹏和当时的一群业余摄影爱好者冒着生命危险“冲锋陷阵”。 他们拿着低档相机,里面装着从电影制片厂购买的黑白胶卷或国产“黛黛红”胶卷,每张售价几分钱。 他们怀着一颗火热的心,一双双敏锐的眼睛,拍照。 下载了数万张照片后,这一重要的历史事件最终成为了影像中的空白。 《团结到明天》因其独特性而显得更加珍贵。 从艺术的角度来看,这张照片捕捉到了生命动态原型中瞬间的本质——人在动、情绪最强烈的时候,取景器捕捉到的画面充满了视觉感染力。 照片的标题使用了《国际歌》中的一句歌词“团结起来直到明天”,也非常出彩。 它不仅是现场场景的生动再现,也是“四五运动”精神的典型表达。 也正因为如此,这部作品后来在中国文联联合举办的“人民总理为人民,人民总理为人民所爱”大型摄影展上,以其无可置疑的影响力荣获一等奖。 1979年,艺术界、中国摄影家协会、文化部。

2008年,吴鹏在四川映秀拍戏。摄影:Kang Tyson

标签: 摄影 广场 总理 协会 改革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