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阅读与写作在课程结构上保持适当平衡

91百科网 11 0

—————————————————

“如何摆脱当前语文教学中‘重阅读轻写作’的现象,如何让写作与阅读同等重要,在课程结构中保持阅读与写作的适当平衡,是我们一直关注的课题。”5月16日,在广东省深圳市龙华区教育科学研究院主办的“小学语文阅读与写作平衡教学实践研讨会”上,区高峰学校党支部书记张永梅分享了学校在探索中的经验。一年来,她带领团队致力于以核心素养为导向的语文课堂改革实践,取得了显著成效。

此次改革的推出,有一个重要的背景。2023年5月,教育部印发了《深化基础教育课程与教学改革行动计划》(简称《行动计划》)。该文件提出了未来五年(2023-2027年)要开展的“五大行动”任务,重点针对普通高中和义务教育阶段实施新课程中存在的问题和挑战,并用施工图的形式,指导各地切实把握课程与教学改革任务目标,进而全面提升教育水平。

一年来,全国中小学课程与教学改革开始加速迭代,不断涌现一些新举措、新变化,基层改革创新氛围日益浓厚。

共识:“最后一英里”在课堂

《行动计划》发布后,本报与课程教材研究所联合开辟了《深化课程教学改革笔谈》专栏,邀请一批学界专家为本报撰文,回应课程教学改革该往哪里深化、如何理解“深化”的内涵、如何构建以核心素养为基础的新型基础教育课程教学体系等问题。

福建师范大学教授余文森认为,总体来看,改革还处于“初级阶段”和“浅水区”,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基础教育存在的问题。为此,当前改革的重点是“深化”。所谓“深化”,一方面是指在原有改革的基础上继续向纵深推进;另一方面是指立足核心能力的新起点,围绕教育根本问题确立改革的主攻方向和主旋律,在“育人关键环节、关键领域”深化改革,从而推动基础教育课程与教学改革形成新气象。

在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主任朱旭东看来,深化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最后一公里”在课堂,“教师的教学行为、学生的学习方式”都要发生深刻变革,形成新气象。这要靠多种因素的作用,而多种教师的作用是关键因素。

一线实践者更关心课程教学改革如何深化、如何行动。浙江省湖州市南浔高级中学校长任学明认为,基础教育课程教学改革既是一个已经探索实践了20多年的“老课题”,更是一个亟待形成共识、全面落实的“新课题”。值得注意的是,《行动计划》在深刻阐述“重点问题”和“痛点难点”的同时,也提出了明确、切实可行的行动路线,那就是以身作则、持续推进。

“在实践中,一线教师要超越‘教育—教学’思维,用‘课程—教学’思维范式,系统构建课程实施的专业体系,形成有效教学的专业技术,塑造‘教师作为研究者’的专业生命,最终引领学校课程走向专业化。”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所长、教授崔云淼强调坚持“课程思维”解决改革中各类复杂的专业问题。陕西师范大学教授龙宝信强调,教学方法是历次课程改革的重点,要用“原创探索+典型示范”的课程改革策略,走出一条“攻坚克难、线上推进、面面俱到”的中国课程改革之路。

行动:把“愿景地图”变成“现实地图”

4月16日,北京市中小学课堂教学改革现场会在北京市东直门中学举行。北京市东直门中学展示了语文等9个学科19节示范课。在这次会议上,“AI赋能”“跨学科”“实践探究”成为优质课堂教学的新形态。这是北京市教委深化课程教学改革行动的一个缩影。

2024年被定为北京中小学“课程改革年”,北京市教委设立了一批课程与教学改革实验区和实验学校,学科交叉融合、数字化转型成为学校教育改革的风向标,着力引导中小学把围绕核心素养为本的教学理念落实到教育教学的每一个环节,激发基层教学改革活力,形成北京课堂教学改革创新经验。

和北京一样,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也选取了20所课程改革试点学校,按照“一校一策”的原则,完成了至少包含“四个一”的课程实施方案,即一幅体现学校气质的学生画像、一张支撑教育目标的课程结构图、一本学生课程学习指导手册、一套课程教学指南,构成了学校课堂教学改革的“施工图”。这种探索旨在破解课程教学改革停留在少数学校、部分教师、开放课程层面的困境,使以核心能力为导向的课程教学规模化、常态化,兼顾区域规模效应和学校多元化、特色化发展,形成“峰巅之上”的课改区格局。

江苏省无锡市梁溪区教育局近年来也在推进整体课程改革。本报曾作过题为《梁溪对新时代课程改革的“表达”》的深度报道。“学进、思透、用进”的“九字诀”是梁溪教育者对深度学习的本土化诠释。“学进”体现深度投入,“思透”体现深度认知,“用进出出”体现深度成果。无锡市东林小学立足“用进出出”这个维度,以学生成绩为突破口,建构“素养绩效教学”成果。 无锡市东林中学强调“想通”这个维度,结合“小教师制度”引入课堂,打造“学习·文化课堂”新生态。“我们课程改革最大的特点,就是每一位教师都参与其中,实现‘高参与度’的课程改革。”周炜炜主任说,“深化课程改革需要充分释放学校和教师的创造力,一系列的推进机制解决了学校不想改、不敢改、不愿改、改不下去的问题。”

在河南南阳,该市教育局近年来开展的“十万教师课堂教学大赛”“万场课堂教学大赛”活动,激发了一线教师课改积极性。一方面,允许教龄5年以下的新教师参赛,对培养青年教师成绩突出的师傅给予同等奖励,加速青年教师成长;另一方面,组织在“大赛”中成绩优异的优秀教师到外地名校学习考察。让懂得改革、能改革、有成效的好教师更好地发挥带动作用。南阳市政协副主席、市教育局局长杨文普一直倡导“课堂大于天”的理念。 他认为,深化课堂教学改革、转变教育方式和素质成长方式,就是要让学生学会质疑、学会合作、学会探究,让学生成为学习的主体,在学生心中播下“爱国、创新”的种子。

在学校层面,一批学校开始倡导学生在真实情境中学习,走向学科实践、跨学科实践、综合实践,把教育蓝图变成生动的现实。2024年1月,浙江省教育厅办公室公布了《深化基础教育课程教学改革行动计划》典型案例名单,杭州崇文实验学校是全省认定的64所典型案例之一。

杭州崇文实验学校以“实现学生全面个性化成长”为育人目标,以课程为抓手,生成“弹性课程”、“综合课程”、“流动课程”、“自主课程”四张课程表。前三张是针对全体学生,第四张是针对部分有特殊能力的学生。弹性课程表旨在夯实学生学科基础;综合课程表旨在强化学生学科实践能力;弹性课程表旨在引导学生深入学习,强化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自主课程表旨在发展学生个性化特长。“四张课表”层层递进,横向覆盖各学科,纵向贯穿整个学段,时间安排符合学生认知规律和学科特点,空间组织促进学生全面发展和学科实践实施,力求实现“基本巩固—提高实践—强化素养—提升个性”的学生发展目标。

思考:如何从全球视角看待教学

一年来,随着基层课程与教学改革行动的不断深入,一线校长和教师取得了一些成绩,也遇到了一些困惑。

“对于我们来说,最有挑战性的是大单元教学、跨学科教学和项目式学习的实施,这方面我们确实需要专家的指导。”安徽省濉溪县孙团中心学校校长王庆兰说。无独有偶,重庆科学城西园小学校长丁诗宏也认为,目前各学科教学仍是各自为政,教师只顾自己“一亩三分地”,没有基于核心能力的跨学科融合。“我们的老师基本都是新教师,跨学科教学很难,大部分老师还迈不出这一步。”

上海市教委副主任杨振峰在会上指出,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是各方协作互动的结果,没有专家的引领、没有基层学校的实践、没有一线教师的积极探索和有效变革,课程改革就难以成功。“我们要相信,以核心素养为导向推进教育方式改革,是众多专家在大量实证研究和实地调研的基础上推出的可行方案。”杨振峰说。

杨晓哲是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系副主任,一直致力于新技术研究。针对《行动计划》中“充分运用数字化赋能基础教育,推动数字化在拓展教学时空、共享优质资源、优化课程内容和教学过程、优化学生学习方式、精准进行教学评价等方面广泛应用”的要求,他认为,新技术正在给课程教学带来一系列的改变。这些改变不仅增强了我们在学习过程中的互动性,也让课程实施过程中的教学评价更具互动性。我们还在形成人机共生的智慧,这是我们面对线上线下智能系统而发展起来的新体系。

深圳大学教育学部主任、教授金玉乐更关心对改革情况的监测。他认为,实现育人“蓝图”转化为“施工图”后,需要在国家和省级层面开展课程实施监测,制定关键监测指标,重点监测课程实施状况和学生核心能力发展状况,形成反馈改进机制,不断推动国家课程计划不断完善优化。

山东师范大学教育系客座教授刘希朗更关注体制机制建设。他表示,深层次的变革在于体制机制。课程与教学改革不能只就课程谈课程、就教学谈教学,而必须超越课程看课程、超越教学看教学,能够以明天的眼光思考今天的课程,以全局的眼光规划本土的教学。

“深化行动计划的新理念,将引领课程改革进入以培养学生核心素养为导向的新阶段。一线教师不能再‘穿新鞋、走老路’,而要主动拥抱变化,做深化课程改革的弄潮儿。”甘肃省兰州市东郊学校党支部书记朱文龙的话,代表了大多数学校管理者的心声。

《中国教师报》2024年5月22日第11页

标签: 改革 课程 教学 深化 素养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