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感动中国年度人物陆鸿:从一个别人眼中的“傻子”逆袭

91百科网 18 0

4月11日,2022感动中国年度人物鲁宏受邀来到阿里巴巴西溪园区,向阿里巴巴公益的学子们分享了他与阿里巴巴的不解之缘。 现场,小毅的同事、2011感动中国年度人物吴菊平上台为六弟鲁宏献花。

两位感人的中国年度人物同台表演,小艺和很多同学都深受感动。 卢宏还向我们讲述了他如何从别人眼中的“傻瓜”逆袭成为大家口中令人敬佩的“六哥”。

当选“感动中国”人物几天后,陆宏还在工厂低调工作,修机器、看样品、查淘宝订单,却被新的麻烦搞得措手不及。 。

上央视后,这位苏州田间残疾人走红了。 无数人在寻找鲁宏,其中有被他感动的普通人,更有想要找工作、寻求帮助、寻求庇护的残疾人。

不仅他的电话铃声不断,工厂里也不时出现陌生的访客。

卢红患有脑瘫,走路速度不快。 很多残疾人来了就喊着要见老板,见到老板就求留下来。

有一位东北的弟兄,一见面就立刻扔出一张残疾证,恶狠狠地说:“我是持证人,在这里能享受什么福利?” 路宏说道:“兄弟,你有这个证件,我们这里的人太多了。一个。”

陆宏陷入了纠结。 他只是一个小工厂厂长。 他身后的乡村小工厂和淘宝网店,是他和30多位残疾兄弟不遗余力打造的“避风港”。 在四十多年的宿命围城中,卢宏带领他们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水泊梁山”。 他是领头大哥,兄弟们都是英雄。

然而,在聚光灯下,他们为中国8000万残疾人点燃的希望却面临着难以承受的负担。

平望镇位于苏州市中心以南,沿高速公路行驶半小时即可到达。 鲁宏的纸制品厂很容易找到。 它通体洁白,孤零零地矗立在大片农田和鱼塘之中。

在《感动中国》之前,鲁宏就已经在这里小有名气,被称为“六哥”。 他收留了一群残疾人,每天拄着拐杖、轮椅进出。 起初,村民们以为这是福利院。 事实上,这30人共同经营6家淘宝店和1家天猫店。

26岁的张铎是厂里最年轻的员工,去年3月才来到这里。 他还患有脑瘫,头歪向肩膀,走路一瘸一拐。 他一直没有成功找到工作。 当他去招聘会填写表格时,人们看到他握笔的手在颤抖,就告诉他:“你不适合。”

2020年双11,张铎在网上看到了一段短视频。 视频中,鲁宏被称为“中国阿甘”,他从一个地摊晋升为厂长。 他感到很生气,就给鲁宏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没饭吃了,想向他学习如何当“阿甘”。

陆宏受到了莫名其妙的对待。 但张铎接下来的话却触动了他——“如果我不胜任这份工作,你给我工资,我会觉得你可怜我,我不会接受这样的钱。”

“那就来吧。” 卢宏说道。

乘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绿皮火车,张铎到达了这里。 这位入门级高手名叫陆志成。 卢女士在厂内淘宝店负责客服,已经是12年的“老手”了。 他从小就患有偏瘫。 8岁时,他拄着拐杖,只读了小学五年级。

张铎本以为自己的日子已经够惨了,但这里的一幕却给了他一个教训。 装配线上的视障女孩可以准确地触摸零件。 客服部表现最好的是一个单手小伙子,一根手指就能变戏法。 你可以如行云流水。

张铎还向更多高手学习,比如负责店铺运营的陆晓晨。 他还患有脑瘫,直到6岁才学会走路。 他在一家福利公司工作过,在仓库当过搬运工,还练出了六块腹肌。 后来,我去餐馆上菜时,手脚控制不住,把菜洒得到处都是。 仅仅一晚,他就结束了服务员的职业生涯。

“他们都是被逼下地狱的!” 张铎叹了口气,“不过六哥说得好,无论过什么样的生活,都得想办法。”

没有比较就没有坏处。 在工厂里,大家一致认为“六哥”的经历是最好的。 设计师子龙从小患有半身不遂,只能一只手活动。 他从小就住在陆宏的隔壁。 陆宏歪着头、卷起手指的样子让他感到害怕。 听说有人总叫他“傻瓜”。

他还听大人说,卢红的妈妈要他烧锅炉,结果负责人亲自赶走了:“你看你儿子,连狗都比他强。”

后来,子龙看到这个“白痴”不仅不服命运,还修自行车、钓鱼、卖开水、报纸、VCD,同时经营几项生意,就像一个杀不死的弱者。

“当时我从心底里很佩服他。”子龙说道。 “他打得这么糟糕。”

张铎感叹的“梁山”现在是一栋三层标准化厂房,有仓库和停放破摩托车的车库,周围都是稻田和鱼塘。

它始于一台旧电脑,现在位于办公室的一角,上面偶尔放着棋盘或样本相册。 这就是《梁山》的起点。 十多年前,陆宏用它开设了自己的第一家淘宝店,资助了30多名残疾兄弟。

“我们一群人还活着,真是一个奇迹。” 陆宏道:“没有人相信你可以,就连你最亲近的亲人也不相信。”

这是他最大的心结。 临终前,父亲曾握着卢宏的手告诉他:“以后的路你要走自己的路,我相信你能养活自己。”

然而,老人却转身给卢红的叔叔打了电话,表示无论如何,他都会给卢红吃点东西。 “他是个残疾人,根本没有工作能力。” 但这一切却出乎意料地被陆宏听到了。 。

他受伤了。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负担,他从摆地摊开始,逐渐把自己的小生意做大,甚至还开了一家小网吧。 后来,通过朋友的介绍,他认识了张铎后来的“师父”陆志诚。 卢某曾在一家福利企业当门卫,月收入850元。 后来,他被解雇了。 卢宏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家里吃饭。

陆志诚也很固执,不肯拄着拐杖上楼梯。 陆宏和他聊得很热闹,两个人都屏住呼吸过着体面的生活。

两人觉得每天这样看着门口和网吧也没什么问题。 他们必须找到突破口。 当时《梦幻西游》正流行,于是鲁红萌生了一个想法:通过成为网游陪练来赚点外快。

陆红敏锐地意识到,即使网吧里的高手们骂队友狗,他们对女号也是温柔体贴,引导和安慰。 他们都明白:狼多肉少,我就拿它们当“肉”。

他们注册了一个女性账号,模仿着甜美的语气,开始纷纷喊“哥哥”。 他们迷住了大佬们的脚步,乖乖地帮他们收拾装备。 后来不仅帮他升级打造装备,有求必应,而且还是后期制作高手。 鲁宏从他那里学到了AE、PS、PR等很多软件。

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些当时连体力都很少的人能掌握的技能,竟然成为了他日后在淘宝上做相册生意的基础。

直到最后,对方都不知道陆宏是个男人。 “如果我现在能和他说话,我想表达我的谢意。” 回忆起这一次,陆宏狡黠一笑。

有了一些手艺,卢红开了一家照相馆。 恰巧昔日邻居的“迷弟”子龙放暑假,想跟六哥拜师。 就这样,三人就整装待发,租了装备和店面,做好了大战的准备。

然而,前三个月,他们一分钱也没赚到。

他们确实失算了。 拍照和修饰都是为了外表。 许多人推门进来,仿佛误入了桃花谷六仙的杀戮现场。 他们吓得转身就跑。

后来,通过卢红亲友的口口相传,照相馆的生意有了起色。 不过,这次经历还是让卢红感受到了残疾人线下创业的不易。 随着照相馆的运营,陆红接受了顾客的建议,开始在淘宝上销售相册。 起初,他只是想尝试一下。 毕竟当时他对电子商务一无所知。

没想到,相册、版画、资料在淘宝上都卖得很好。 陆宏顿时感觉精神抖擞。 更重要的是,没有人隔着电脑屏幕用茫然的眼神看着他们。 买家一直称他们为“老板”。

线上和线下完全不同的体验,让陆宏看到现实中无法解决的无奈,在网店里是不一样的。 任何人都看不到任何人,交易只能按照严格的程序进行。 顾客选择商品和服务,而不是人。

卢宏把两个弟弟叫到了一起,表示要尽力做淘宝生意。 陆致诚和子龙对视一眼,有些不确定,最后道:“听六哥的话。”

鲁宏的淘宝店开业时,正是互联网电子商务蓬勃发展的一年。

当时,淘宝还处于疯狂成长的早期阶段。 双11还没有出现。 天猫还是叫淘宝商城,快递也不像现在那么方便。 不过开店很简单,注册一个淘宝支付宝账号就可以了。

那时候敢在网上买卖的,都是趴在电脑前的网络老虫。 “上网”仍然是一个小众的特殊技能。 与现在不同,它已经成为几乎每个人都无法避免的生活方式。

从此,卢宏看到自己的梦想终于可以实现了。 他从小就喜欢《水浒传》和《三国志》。 在孤独、受歧视的童年里,他一直渴望梁山上有自己的一片水,渴望有一群与自己志同道合、可以一起做点事情的兄弟。

作为一名残疾人,这个梦想在现实中很难实现。 然而,通过淘宝的网上业务,可以最大程度地避免身体上的不便,并可以聚集一群愿意做事的残疾兄弟。

再加上当地残联的帮助,卢红的淘宝店在当地残疾人中的知名度越来越高。 他一方面在幻想着自己的忠义堂,另一方面也在招募人加入自己。 在一次淘宝培训班上,他认识了同样患有脑瘫的陆晓晨。

那时,小陈已经是一名成熟的淘宝经营者。 因为他在淘宝上卖过女装,顾客一直以为他是女孩,甚至会问他:某款罩杯怎么样? “我得到的答案越多,我就越觉得自己是一位年轻女士,而不是残疾人。” 他笑了。

陆红想到了买两台机器制作相册,让小陈在淘宝上销售,从而提供产供销一站式服务。

随着小陈的参与,陆红的淘宝店经营逐渐好转。 依靠冲印照片、相册业务,营业额与日俱增。

毕业后,子龙也来到了工厂。 考虑到他只能用左手打字,陆宏特意定制了一个键盘,将一些常用的按键移到了左侧。

此时,陆宏期待的队伍逐渐成型,其中残疾人占大多数。 卢红经常冬天带他们吃火锅,夏天带他们吃烧烤,外出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据残联统计,我国各类残疾人超过8000万,约占全国人口的6%。 但人们很少在街上看到残疾人出行,更不用说在工作场所了。

除了残疾人公共设施需要完善之外,不可避免的歧视和偏见也是残疾人不愿外出的重要原因。 中国这个庞大的弱势群体仍然面临着边缘化的困境。

2022感动中国年度人物陆鸿:从一个别人眼中的“傻子”逆袭 残疾人找工作 第1张

20世纪80年代初之前,对残疾人的称呼无非是“瘸”、“瞎”、“哑”、“聋”、“傻”等歧视性用语。 随着社会文明的发展,这些带有歧视性的名称逐渐消失在公共场所。 但人们内心深处的偏见和目光却从未远离。 在人们的刻板印象中,出门的残疾人就像是端着破碗的乞丐。

人们并不认为残疾人安静地呆在家里有什么问题,就连残疾人自己也这么认为。

但陆宏并不关心这些。 他不仅不关心这些,还想让兄弟们也像他一样,去最热闹的市场,去最热闹的餐馆吃饭。 他的大半辈子都是在那样的目光下度过的,如今他也拥有了一群同样的兄弟。 他要把他们都拧成一团,面对这些目光,像一群普通人一样生活。

起初,兄弟俩有些紧张。 有一天他们说食物太辣,第二天他们又说这对胃不好。 他们明里暗里都不想再出去了。

陆宏知道他们不敢出去,就不肯这么做,“拉肚子?我也拉肚子!不过我明天还要再去一次!看看是不是吃了他的食物引起的!”

兄弟俩渐渐明白了大哥的意思。 说到出去吃饭,吃不重要,重要的是出去。

他们在热气腾腾的火锅店里开心地说说笑笑,不再回避别人的目光;

他们一起驱车100多公里,与游客一起在西湖边散步;

他们去最火爆的网红店,吃最贵的冰淇淋;

他们还一起去舟山音乐节,和摇滚青年一起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跳起歪歪扭扭的舞蹈。

音乐的氛围深深地影响了他们。 “爱和自由都是很纯粹的,那时候没人关心你是不是残疾。”陆晓晨说。

耗尽了一天的体力后,他们打开了陆小辰带来的帐篷,背山面海,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一起露营,在帐篷里睡着了。

“这是一个非常舒服的夜晚。直到今天,我仍然觉得这是我一天中睡得最踏实的一觉。” 卢宏说道。

据媒体报道,卢宏的残疾人工厂和淘宝店逐渐被人们所熟知,带来的后果就是前来求职的残疾人络绎不绝。

据统计,我国有资格认定的劳动年龄残疾人近1800万人,其中失业或待业人员近1000万人。 881.6万就业人员中,灵活就业和从事农业的人口高达77.18%。 面对如此大规模的残疾人就业困境,卢宏的小工厂最终只是杯水车薪。 最多的时候,他一天要接十几个工作电话。

虽然他很善良,但他也是一个商人。 如果他的生意得不到保证,他就会失去善良的信心。

曾经有一个残疾人远道而来,威胁鲁宏,如果不接受,他就留在厂门口不走,除非鲁宏报销他的往返费用,并且必须坐头等舱。

无奈之下,卢红想报警,但对方却回复:报警没有意义。 我是一名残疾人。 我还害怕警察吗?

经过几番挣扎,卢红给了对方2000元,才将其送走。 做完后,我想起来:“不,我也是残疾人!”

许多形形色色的人来到这里。 一些残疾人来了,工作不到一天就走了,因为他们发现这里确实需要工作,不像福利企业可以躺着钓鱼。

还有人一边工作一边直播,炫耀自己的不完美,痛斥老板的“剥削”,以获取观众打赏。 志成、小陈等人多次要求六哥解雇他,六哥却说“都是可怜人”,雇佣了他两年多。

“很多残疾人都有误解,认为每个人都有责任帮助你、照顾你。” 卢宏说道。 “我以前也是这样,总觉得自己做的不好,是因为别人没有帮助我。”

陆宏希望能够降低他们的成本。 但这种希望本身也是有代价的。

工厂确实可以盈利,但是做相册的纸制品厂怎样才能赚更多的钱呢? 他每招一个人,一年的费用就是几万。 如果陆宏放松一点,多招几个人,工厂就亏钱了。

几乎每天,六哥都会接到要求“入伙”的电话。 每次电话一响,六嫂就惶恐不安,生怕他会答应。 但他这个厂长还是知道工厂一年能赚多少钱,每个月要花多少钱。

他意识到同情和宽容并不能解决问题。 他想到改进生产方式,让更多的残疾人适应工厂工作。

疫情结束后,工厂营业额比疫情前翻了一番。 随着生意越来越好,陆宏越来越痴迷于机器、模具的研发,以方便残疾员工操作。

他用电脑设计了几套标准尺寸的模板,并将它们放在桌子上定位专辑封面。 事实证明,这是一项精细的工作,对齐和展平技术对于残疾人来说非常费力。 现在您只需将论文按顺序放入模板即可。

工厂里有一个视力不好的员工,本来准备辞职,但因为六哥开发的新工具,他不仅留下来,还成为了流水线上的高效工人。 “我能做的不多,我尽力让他们留下来。”六哥说道。

工作之余,卢红最担心的就是哥哥们离婚的事情。

他无休止地给他们洗脑:找老婆比赚钱更重要。

残疾人,尤其是男性,找伴侣比找工作困难得多——在卢宏的工厂里,几乎所有残疾女工都有家庭,而男员工几乎都是单身。

小陈还记得,很多年前,他和正在谈婚论嫁的女朋友去见父母的那天,他小心翼翼地在饭桌上夹菜。 由于神经损伤,这对他来说一直是一个挑战。 但越是小心,我的手就越发抖。 桌上的每个人都看到了,但又假装没有看到。 第二天,他们就分手了。

鲁宏年轻时也曾为了追女孩做出过很大的努力。 “他读了很多书,学会了很多情话。” 但这并没有什么用,因为他在女孩子面前没有信心,根本不会说话。 直到他在街上摆了两个小摊,他才有底气和隔壁摆摊的女孩说话。 之后,他帮她关摊子,每天买水,时不时送一些水果。

女孩的家人不同意,他就走了一条弯路。 他先以免费修理自行车、赠送礼物的方式攻击女孩的叔叔,然后让叔叔劝说女孩的母亲。

最终,隔壁摊位的女孩嫁给了他。

这段经历让他相信爱情自古以来都是一样的,有机会就应该去追求。

但年轻人的爱情观与他存在代沟,他们实际上开始相信顺其自然。 在卢宏看来,这根本就是谬论。

“别当舔人!” 紫龙说道。

“你怎么能不舔狗呢?” 陆宏反驳道:“要么你说的是实话,要么你还不够喜欢这个女孩。”

路红总是教导他们,要尽力在女孩子面前展现自己,穿好衣服,穿好鞋,戴好手表,用好手机。 “总之,你一定要装得更X。” 子龙为大哥下了结论。

“时代变了,兄弟。” 兄弟们都说。 “现在的女孩子有什么是你没见过的?”

“别每天追着她早上打招呼,晚上说晚安,这样会烦她的。” 小晨又道:“还是要看你能不能跟她说话。”

当这些家伙聚在一起时,就像所有同龄的男孩一样,他们总是谈论女孩。 她们会一起去广场看阿姨们跳舞,但其实她们只关心领舞的小姑娘。 她长得这么好看,竟然还好意思要她的微信号。

这些都是陆宏从来不敢去想的。 他的前半生已经被人骂傻子了,然后是鲁大师,然后是鲁老板,然后是鲁先生。

现在,他的弟弟们不再是那个躲在“方舟”里内向的孩子了。 他们可以无视外界的目光,成群结队地出去逛街、吃烤串、和女孩约会。

这有时会让卢洪都感到茫然。 也许时代确实变了。 过去,他们最大的希望就是在福利公司工作,拿最低工资,但现在他们可以靠淘宝谋生。

在过去,他们的爱情是一种奢侈。 哪怕他们再强悍如陆宏,也还是要努力。 现在他们敢于顺其自然,“不做舔食者”。

“他们现在非常勇敢。他们都比我聪明。” 卢宏补充道:“他们都是潮流男士。”

但他喜欢兄弟们的轻松,他知道这种轻松对于身体健全的人来说是多么来之不易。

他记得很多年前女儿生日的时候,他带着女儿去肯德基吃饭。 对面坐着一对年轻夫妇。 女孩看了他几眼,对男友说:我对面坐着一个傻子。 我不能吃它。 你能把他赶走吗?

年轻人走过来对他说:我可以请你出去吃饭吗?

那是陆宏第一次带女儿去肯德基吃饭。 他很珍惜这次,回答说:我就在这里吃饭。

青年一巴掌打在他脸上:“去还是不去?”

“不。”

又是一巴掌。

陆宏看着自己放在桌子上的手,只见那扭曲的手指,用力的捏成了拳头。

但最终他还是没有站起来。

后来,女儿问他:爸爸,他为什么打你?

“因为我父亲犯了错误。” 卢宏当时说:“这是一个出生后就无法纠正的错误。”

标签: 残疾人找工作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