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备忘录出现了一条“早醒”

91百科网 10 0

11.01

今天是我诊断双相情感障碍两周年,也是我出院一周年。

我已经一年没喝咖啡、奶茶、可乐了。

两年前的此时此刻,我正在经历一个剧烈的快速循环。 我很难接受这个既定的事实。 我讨厌过去伤害我的人,我不知道未来在哪里。 我知道我已经尽力了,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搞砸了。 自己的生活。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换药后住进了医院。 经过治疗,我的病情有所好转,但出院后我仍然对情况感到不了解。

直到今天,我仍然是一个“病人”,一个“病人”。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好病人,但我尽力配合治疗,积极改变,努力生活。

也许我的生活中出现了裂痕,但这就是阳光照进来的地方......

祝我今天幸福快乐每一天!

今天我想更新我迟了一年的医院病历。

所以在这里,我记录了一些随意的章节和句子……

01

“阿甘”

备忘录中出现了一条注释:“早起……01:18起床(梦见阿甘四处巡视,笑死)”

马尾辫医生:这就是你所谓的阿甘正传吗?

我:微博上是这么叫的!

马尾医生:他也有微博?

我:患者微博。

查完房间后。

马尾辫博士:来吧,让我们看看《阿甘正传》,我们要笑他了!

我:给你看一个病人的微博,“叫甘老师、甘医生、甘师傅、甘魔术师”

马尾医生:这是谁?

我:XJJ(某患者)

马尾辫博士:你是怎么找到它的?

我:微博搜索“甘昭宇”,现在不搜索,你会找到我的!

医生(也许是医生):哦~

过年后才知道,马尾辫医生叫吴秀华。 当我关注论坛时,我发现她是主治医师,而且还是一位教授。 三级住院查房时,她是负责我的二级医生。 但没想到我出院八个多月了,她还记得我,说:“你给甘教授做了很多宣传!”

这是光的标志,他们都知道。

02

几乎正常

《几乎正常》是一部关于双相情感障碍的音乐剧,我已经看了五遍了,那是在医院里第二次沉浸式观看。

吴秀华博士:你在看什么?

我:音乐剧《几乎正常》。

吴秀华博士:你喜欢看音乐剧吗?

我:这部音乐剧也是关于躁郁症的。

吴秀华博士:写下来,我们也学一下。 (医生们都拿出手机)

吴秀华医生:读完之后你的心情会好一点吗?

我:这样会更有共鸣。

吴秀华医生:你可以给年轻患者看。

我:这样下去最终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吴秀华医生:我们自己看一下。

此外,房屋检查已完成。

我:你有没有因为《阿甘正传》而嘲笑他?

吴秀华医生:不敢。

音乐剧《几乎正常》中国版剧照

03

不准出院

我:欢迎,欢迎!

阿甘:嗯……

阿甘向前走了几步,没有回头看我。 他去看了第一个B10,加了一句话。

阿甘:别太兴奋。 如果你太兴奋,你就不会出院。

04

挑衅

为了塑造一个学习心理变态的人物形象,我特地打开了一本王老师的《幸福心理学》,铺在粉红色的桌子上,供那些愿意上钩的人看。

阿甘检查完房间后,居然合上书,看看里面是什么。

同样的伎俩被重复,这次是“双相情感障碍:你和你的家人需要知道什么”。 阿甘写过一本书《双重生活:躁郁症的诠释》。 我想看看他的反应。 我把这本书借给我第一个 B10 妹妹的父亲读。 他说阿甘盯着它看了几秒钟。

阿甘:我还能看小说。

我:这不是小说(合上书),我在挑衅你!

阿甘:这是什么挑衅!

05

搞笑抑郁症

我:他们可能以为我平时很开朗,取笑我,但其实我都记得。

李彤医生:微笑抑郁症。

我(更正):搞笑的抑郁症。

我:我真的很会做脱口秀。

06

没有公开

我:让我告诉你一件事。 有的不仅叫他阿甘,还叫他小干!

吴秀华医生:叫他甘蓓壁怎么样?

我还提到我还在写公众号。

吴秀华博士:您还有自己的公众号吗? 那么我们就来关注一下吧。 (医生们纷纷拿出手机扫码)

最后问了出院的事。

我: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我想把事情弄清楚。

吴秀华医生:应该是周五左右吧。

我:周四让我完成我的工作。 来的前一天,我在门诊给甘教授写了一封长达4页的感谢信。

吴秀华医生:越写越难出院!

07

我和阿甘教授谁更高?

有一天(10月16日),我们在病房里夜聊,讨论我和阿甘谁更高。在门诊,他坐着,我坐着;查房时,他站着,我坐着,但我们分不清谁更高。

第二天,阿甘过来检查新收治的病人和重症病人。 入院时一直一脸悲伤的B08妈妈,此时笑容灿烂,飞出了房间,“小畅,加油,阿甘来了!” “她完全忘记了阿甘是来检查女儿房间的。

我们一群人挤进病房,站成一排,几个女人突然发出尖叫声。

阿甘愕然:你怎么这么高兴?

我:有一些故事。

我爸爸:我有很多粉丝。

阿甘:女粉丝太多不好!

病房里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他们告诉我的结论是——我很高。

后来,在我出灯牌和横幅的那天,我知道我想和他合影,所以我就穿了最平底的帆布鞋。 阿甘应该穿小跟的小皮鞋。 你觉得谁更高?

08

活泼

精神科病房一直是个热闹的地方。

有一个叔叔,踢着大铁门出去,大闹了一场。 他被注射了镇静剂,几名保安过来将他带走。 第二天我们见到他时,他的脚踝上绑着束缚物,就像脚镣一样。 ,除了软。

似乎就在同一天,地面突然开始被扫过。 据说院子里有人大便,飘出香味。

随后,门口就有一个小女孩哭闹闹闹,还用潮汕话骂人。 就算她想回家,妈妈就在附近,她也无能为力。 据说,她当时只有10岁。 我在敲头的时候遇见了她。 也许是精神分裂症。

在这个地方,有时喧闹得令人难以忍受。

09

克制的善意

当时,我的朋友患季节性抑郁症不求医,其他人生病也不求医,这会让我伤心。 以下为《给朱杰老师写一些话》日记信节选:

我还告诉阿甘,关于我朋友的事情会让我难过。 他告诉了我很多(这次查房谈话持续了8分钟),但我只记得一个大概的轮廓。 “你要扮演好病人的角色,减少应激事件,积极配合治疗。” “你不是她的监护人,只需按照朋友的建议履行你的义务即可。” “如果有人手脚蜷缩起来,我们就是救援者,不要起来。”

当我们谈论这部分时,我没有看备忘录,而是看着他。 他的目光温暖而坚定,充满同情,但又不过分。 他有一种不会伤害对方的力量,而且很温柔,很可靠。 不该说的话他也会说。 在属于我的几分钟里,他是属于我的,在不属于我的时间里,我们就是陌生人。 当他路过我们112房间查看111房间时,我在床上挥手,他立即转过头去。 我知道,他无法给我积极的反馈。 如果我激动了,他就失职了。 下次我不会这么做了。 太兴奋了。

10

快点好起来

出院那天,我说今天是确诊一周年,问阿甘有什么消息吗?

阿甘正传:快点好起来吧!

我:告诉我更多!

阿甘:好吧,早日康复是最好的!

惜字如金!

11

奥特曼护士

有一个实习小护士每天都来给我们量血压。 她胸前挂着一块奥特曼松紧抽绳怀表。 我觉得它很可爱,就在淘宝上搜索,发现它叫“护士表”,但找不到同款。 第二天,我和护士谈论了这款手表并拍了照片。 她自豪地说:“很可爱,是定制的。”

我说我“看表识人”,奥特曼护士调侃我:“怎么,我不戴这块表你就认不出我了吗?” 一边量血压,一边和奥特曼护士聊了几句。 ,得知她是新华学院的实习生(这可能是之前欣赏她的护士长相,但无从考证)。 她在同一个部门呆了一个月,后来我很惊讶地得知她和我同一天进来,这就变成了一场竞争。 谁先走。 我发现她更记得我了。 有一天她跟我说:“如果你推迟毕业,你就18级,我就19级。” 但我不记得告诉过她这件事。

第二区大概有60名患者。 他们要记住我并不容易。

周五她要离开的时候(是的,她赢了),我在护士站门口看到了她。 我突然觉得应该给她写一张明信片。 如果不写我会后悔的,所以就写了然后要照片。 。 我以为她会幸福,事实上她也应该幸福。

“阿甘”备忘录出现了一条“早醒” 阿甘 第1张

她还对我说:“快点好起来吧!”

过了一会儿,她过来加了微信。

我在她的朋友圈里看到了护士手表。 奥特曼就是蒂迦。 他们说她是一个有靠山的女人。

12

男护士姐姐

每天查房时,护士都会问:从昨天中午到现在,你排便了几次?

医生在查房时也会问一些问题:你感觉怎么样? 你睡得怎么样? 你的胃口怎么样? 你的排便情况如何?

不幸的是,我的便便很糟糕。

自从我开始服用喹硫平后,我的排便问题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每天都受到亲切的问候,说我是那个不开锅提锅的人。

一个星期四,我非常兴奋,因为我终于在前一天把它拿出来了!

我: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精神科(心理科)全体医护人员的努力下,(扬起头发)我拉屎了!

许多医生都笑了,包括阿甘。

阿甘:你怎么这么正式啊!

天道易轮回,无人能幸免。 神不如人。 在医院,如果4天没有大便,就会进行灌肠。

像我这样的。

那是一个黑暗而暴风雨的星期天。

我已经四天没有大便了。 护士和医生先后迎接我,并给了我乳果糖和凯塞尔。 我挣扎了一个小时没有结果,就去向一位帅气的年轻男护士求助。 护士让我去找值班医生(也蛮帅的)。 ,寸头,气得像我们党的情报官),然后就给我灌肠了。

值班医生很轻声地说:护士姐姐待会儿给你灌肠。

结果,小男护士把手推车推倒了。 准确的说,我正在院子里难受地蠕动,他却叫了我的名字。 谁知道我有多绝望。

我的天啊! 这个小护士,白皙、软糯、温柔,正是我喜欢的类型!

现在,他要填我的肠子了!

节省! 生活!

他把家里所有的女病人和女陪护都赶了出去,但他却留下来了!

我:你不是说护士姐姐变性别了吗?

小护士:这么晚了,没有护士姐姐,只有护士哥哥。 他正要发药。 如果你背对着我,我就是个女人。

不用说,男护士姐姐很温柔,技术也很熟练。 我推荐大家都去尝试一下。 (多雾路段)

手术结束后,我去拿药。

男护士姐姐:解决了吗?

还有售后服务啊朋友! 他甚至问我是否拉得太多了。

有一天,一附院的一位女研究生来查房(当时我不记得她了)。 当我们正在聊我最大的问题——拉屎的时候,很巧的是,一位温柔的男护士姐姐进来送药。 嗯,他连手推车都不推,而是给每张床位发药。

我:谢谢你,药师!

研究生:你想做吗?

我连忙摆手。

男护士姐姐:如果你在的话,白天快点告诉我,晚上还有没有剩下一个人。

我爸说他的耳朵都红了。

我没看见它。

出院前一天晚上,他再次服药。 我试图逗他笑,但没有成功。 我最后叫了男护士姐姐,他笑了。

出院后,我在医院见过他一次。 我摆摆手,但他不理我。 我想他可能不想忽视我。 我们都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13

床医生

我的床边医生李童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 她身材矮小(我不知道她是否能应付精神科医生的戏剧)并且有着友好的微笑。 她使用 iPad mini,因为它可以放进她的白大衣里。

起初,我的病史没有被审查,她被阿甘批评了。 我陪她查了两次病史,历时近1小时50分钟。

她会告诉我我向秦老师和阿甘转移的事情(说来好笑,他们都非常熟悉“轻躁狂密码”之类的词。我不知道是因为我的病历太生动了,还是他们太熟悉了)做统一研究),他也会在查房时无意中看到暴饮暴食的场景,震惊地喊道:“你不能吃那么多!”

出院前一天,我给李童医生写了一封信。 这是第二个版本。 我对第一个版本并不满意。 称其为感谢信并不完全合适,因为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我的表白,信中的内容是正确的,但我觉得作为联盟的另一部分,她应该理解。

我去看她并说我又做了一份工作。 她大概以为我又写给阿甘了,但原来是写给她的。

“给我吧,我想把它裱起来。”

尽管戴着口罩,我还是再次索要签名和合影。 因为上次我看到了她手里的信,所以我问她:“阿甘读过吗?” 她说:“是的,他回来就看了,然后拍了照片发到群里。” 死,幸好没有什么看不见的,比如干贝笔。

把信交给李童医生后,我就去做了经颅磁共振检查。 我躺在那儿,被钉着。 我的鼻子很痛,真想哭。 每个人都做得很好。 但我必须离开,永远不再进来。 我还想起了中学时的那次无助的袭击。 我仍然躺着,哭着或者想哭,但情况已经不一样了。

14

七彩蝴蝶

B12床位的女孩是从单人间转来的。 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蔡蝶。

单间里的病人个个都是重病,她也不例外。

一天晚上,她妈妈叫醒了她。 她可能很害怕,但她说不出话来。 她只是不断地发出嗡嗡的声音。 对她说什么都没用。 我们把护士叫了进来,但他似乎最后只是等她睡着了。

随后,她被送去做电疗。 第一次电疗后,她告诉妈妈电疗这么好,为什么不早点做呢?

但当第三次电疗出来时,她又忘记了妈妈。 当然,后来我自然就想到了。

她一定是接受了四次电疗,然后病情才有所好转。 一天早上,她拿出化妆镜给自己化妆。 她打扮得漂漂亮亮,就像一个女孩子一样。 之前没收化妆镜,正好是护士查房的时候没收的,不过我想护士们也是为她感到高兴的。

不久之后,卡迪就出院了。

七彩蝴蝶从小院子里飞了出来,飞到了一个有花香的地方。

15

B09妹妹

第二个B09是一位23岁的病姐,1985年出生,曾住院七八次,此前自杀过六次。 她匆匆搬了进来,普通房子的医生诊断改为双相情感障碍。 她声称自己这次是来调整睡眠的。

她看到我爸爸就问:“叔叔,你有什么问题吗?”

我说:“是我。”

“怎么可能?你看起来很健康。”

所以,即使是老油条,有时也会失算。

她慷慨地给了我鸡肉煎饼和苹果吃。

发药第一天,她就生气了:“他们给我下了猛药!”

后来的夜聊中,她会谈到自己的自杀经历。 有一次她吞下400粒药丸,昏迷了一个星期。 她以为是时候去天堂了,但当她睁开眼睛时,她看到了天花板……天花板。

但现在她思想很开放,告诉我们把院子里的树想象成椰子树。 我们去海南度假了! 她还会给院子里的花拍照,但会展示手腕上的腕带。

她告诉我:“你的性格这么开朗,不应该得这种病。”

是的,不应该,但是太困难太痛苦了。

几天后,她实在坚持不住了,就出院了。

她快步拎着行李箱走了出去。 她看到我,淡淡地说:“快点好起来吧!”

16

B08

第三个B08是一个初三的女生。 她割腕、出现幻听、让同学喝农药。 她是2008年出生的,我叫她妹妹,她妈妈是1982年出生的,我叫她姐姐,我妹妹的妈妈叫她姐姐,各有各的事。

她的母亲是个美丽的女人,但刚来的时候她总是皱着眉头,忧心忡忡。 从她的话中我得知,孩子们也交流自残技巧,先把大腿拍红,然后割伤流血更多。

姐姐说她是电击小子,我就说我是灌肠专家。

姐姐先做了四次电疗,希望能出院,阿甘却让她继续,她哭了。

做了第五次后,我通过了考试,出院了。

17 号

静不仅是我的病人,也是我的好朋友。

她在 B10 床上。

她刚搬进来时该怎么形容呢? 好女孩就像一根行走的木头,眼睛里没有光泽。 那天她麻木地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我好喜欢你,一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后来发现,她不久前经历了一系列灾难性的躁狂发作,出现幻觉和妄想。 她先是在私立医院住了一个月,被束缚、注射镇静剂,失去知觉一周。 恢复正常人意识后,我去第三医院拿药。 我看的医生是赵医生。 幸运的是,三级查房的主任也是阿甘。

她原本学的是管理学,后来改学了中文。 大二的时候,我申请辅修中文系,但是他们拒绝了,可能是因为他们没有远见。 开个玩笑,也许高等数学和线性代数不及格就意味着我在中文系学不好。 这也太可笑了吧。 总之,我本已无望的生活变得更加糟糕。

她和我分享了一首歌,她说这首歌会让她感到平静,她建议你听一下。

我给她讲了改变我一生的秦老师,她给我讲了她的任老师。 她曾梦见过,梦中她说道:“任老师,你真是一个人啊!” 这部分我记不太清楚了。 好吧,如果我错了,我就跪下。

璟的一只耳朵有听力问题。 她恰好在医院,做了耳鼻喉科检查。 原来是一个小肿瘤。

璟小时候得了皮肤病,会坐火车去看医生。 她在中学时患上了躁郁症,现在又得了肿瘤。 要知道,痛苦总是一次又一次地袭击同一个人。

有一次,整个工作只有我一个人。 阿甘查完房间后,我说:“我对面的朋友跟上我了!”

阿甘连忙说:“不,不。”并阻止了我们。

因此,下周,我们将告别改为欢迎。

5678…

神奇的回春神器甘医生,躁郁症杀手甘医生! 甘医生治病救人,甘医生仁慈仁慈! (璟记忆力受损,所以最后三句只喊了“甘医生”)

阿甘摇摇头,走到B08姐面前说道:“太烦躁了,太烦躁了。”

B08姐背叛了我们,“排练了好几次了!”

B08姐也有自己的口号:阿甘教授有一张帅气的脸,阿甘教授是中山三医院的王者!

璟也喜欢诗歌和书法,但我只是断断续续地写。

当我即将出院时,测量智商和认知功能的医生组织了一场诗歌朗诵会。 璟在会上发言,我感觉这个女孩的元气正在慢慢恢复。

我们还在医院里交换了明信片(本来想请秦老师签名放在书包里送给朋友的,结果派上了用场)。 我出院后,也去她老家住了几天。

璟已经开始工作了,希望她越来越好。

我就写在这里吧。 还有B07里那个说“我要飞”睡了两天的姐姐,还有B09里摸我肉肉大脸的孩子妈妈。 有很多人的名字我一直没记住。 ,但它们是那么的清新明亮。

随后,B09姐姐发布了招聘帖子

我是病房的人生瑰宝。 当我出院时,病房里所有的病人和护士都向我打招呼,再次拍手称“奇妙的返老还童”。

今天我和阿甘“求”发消息,我也发给大家:

不要沉迷于过去,不要害怕未来,活在当下。

享受生活,尽管有缺点。

公众号|老冰棍爱好者

小红书|李嗣济真话很多

标签: 阿甘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