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杰威:修复前的静园修复

91百科网 41 0

修复前的静谧花园

修复前的静谧花园

修复前的静谧花园

Roger Wei 和本文作者

静园位于和平区鞍山路70号,是天津市重点保护级历史建筑,天津市文物保护单位。 1920年代末、1930年代初,末代皇帝溥仪曾在此避难两年多。 这是他逃离紫禁城后隐居的地方,也是他失去宫殿和特权后的精神慰藉。 他将建筑原名由“张园”改为“静园”,意在“静观变迁,静待时机”、“静养吾凛然之气”。 1931年他逃离靖远来到东北后,这里几经易主,经历了变迁。 到了本世纪初,昔日的皇居已成为一座破旧的庭院。 以修复为主的修复工程于2005年启动。

意大利建筑师罗杰·韦(Roger Wei)从未想象过他会与这座中国末代皇帝曾经居住过的私人住宅互动。 韦杰2004年来到天津,在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建筑系工作。 当时天大建筑学院和意大利米兰理工学院有一个合作项目“IAOL”,有一些中国和意大利的建筑学者参与。 项目第一年就修复了天津原法租界的三栋建筑。 第二年,研究规划修复景园。 Roger Wei的工作是主持改造工程,并对接中意专家的意见和方案。 这段时间,罗杰伟一行人仔细巡查了静园的每一个角落。 这座建筑特色独特、记录着中国近代历史变迁的景园,让罗洁伟更加认识到了。 我更加了解了天津,领略了这座城市截然不同的风采。

修复之初,末代皇帝的故居靖远已成为一座脏乱差的庭院。 原有的建筑风格已不复存在,主体建筑屡遭破坏,安全隐患极大。

罗杰·韦虽然不是中国人,但他查阅了很多关于靖远的资料。 “靖远见证了中国近代一系列重要的历史事件,这除了建筑本身的价值之外,还赋予了它深厚的历史价值。” 罗杰伟说道。

溥仪在自传《我的前半生》中,曾记录自己在静园的生活——在静思堂喝咖啡,“衣着不必太讲究,但礼貌很重要。喝咖啡,就像倒开水,吃零食一样。” 如果你吃东西,或者叉子和勺子叮当作响,那就不好了。 在英国,吃零食、喝咖啡都是茶点,而不是正餐……”据溥仪多年的侍从李国雄回忆,溥仪来了,到了靖远后,命人在一个地方建了一个网球场。主楼东门外狭长的地方,一侧靠近车库门,一侧靠近厨房南墙,一侧在主楼台阶下,一侧直接。另外,这里的靖远主楼二楼的“奉先殿”是溥仪祭祀先祖圣面的地方。 《清代祖先及宗族生卒周年名录》...

然而,2006年,当魏罗杰和专家组进入靖远考察时,看到的景象与溥仪当年居住时完全不同。 魏罗杰回忆,当时靖远有40多户人家。 房屋年久失修,管道堵塞,私房乱建,原有的花园也消失了。 这座三千平米的宅邸变成了一片狼藉。

据当时的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靖远先后被用作办公场所和私人住宅。 最多的时候,有四十、五十户人家。 原有的建筑风格已不复存在,主体建筑屡遭破坏,环境脏乱差。 这是难以忍受的,并且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

2005年,靖远被天津市政府确定为特殊保护级历史建筑。同年10月,天津市历史建筑装饰有限公司按照《天津市历史建筑保护条例》的要求

求助之下,靖远保护性搬迁开始了。 当罗洁伟等专家进入静园开始研究工作时,他们面临的不仅是静园已经变成了一个又大又乱的庭院,还有一个问题是没人能清楚地记得和解释溥仪居住时的静园是什么样子。 。 清除。 他们曾在那里找到一位老人,曾是溥仪的仆人,但他只能凭记忆说出一些细节。 如何挖掘出当时靖远的真实情况,忠实地还原溥仪居住的细节,成为罗杰·韦和他的专家团队面临的难题。

在靖远考察和制定修复方案的过程中,中外专家结合众多历史建筑修复案例,结合靖远的实际特点,提出了可行的修复方法。

由于缺乏最直接的线索,魏罗杰和专家团队从多个方面努力,试图克服忠实还原溥仪住所细节的困难:首先,他们在溥仪的日记和相关材料中查找:以及一些人的回忆。 有昔日靖远的蛛丝马迹; 其次,由于当时靖远园林已经消失,专家们极力寻找天津同时期的类似园林进行比较,寻找相同的建筑特色。

当时靖远的所有房间中,只有溥仪的私人办公室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 魏罗杰说,他听曾是溥仪仆人的老人说,自从溥仪离开靖远之后,就没有人使用过那个房间。 因为有传言里面有鬼,溥仪的侍卫曾经见过狐仙。 当然,这只是研究过程中遇到的花絮,但至少保存下来的溥仪私人办公室可以一直以原貌“呆在那里”。

作为一名建筑师,靖远在魏杰眼中有着独特的建筑特色。 靖远的整体建筑风格是西班牙和日本风格的折衷主义混合,有些部分呈现出中国古典建筑风格。 西班牙别墅建筑强调两套庭院供客人使用。 静园前院造型规整,视野开阔,可视为客院; 西院规模适宜,景观层次丰富,堪称国内庭院。 西院的骑楼不仅体现了西方古典建筑的秩序感,同时也起到了连接两座建筑的“过渡”作用。 体现东方古典园林的布局特点,与景观元素配合,营造宜人的尺度感。 Roger Wei说,靖远的屋顶是他见过的最独特的地方。 屋顶采用日式木框架,结构轻便。 深棕色的屋架与黄墙红瓦形成鲜明的视觉对比。 主楼西侧的外廊采用全高木柱,柱顶设有斜撑,将日本古典木框架与西洋木结构中的斜撑相结合。

在考察靖远、制定修复方案的过程中,中外专家结合众多历史建筑修复案例,结合靖远的实际特点,提出了可行的修复方法。 在随后一年多的修复过程中,修复人员应用了局部除碱技术、钢网抹灰加固、碳纤维加固等多种加固技术,确保了原有“危楼”的安全。 。 同时,根据测量图纸、残迹、影像资料、居民口述等线索,还原了1930年代的立面造型、室内装饰、灯光和家具。 有的没有数据可循,就通过想象进行还原,比如餐厅的木质天花板、宫灯装饰、原建筑内部木结构的裸露天花板处理、金属框架吊灯处理等。改造过程中,靖远对电力、燃气、供水、供热系统进行了重新设计。

2007年7月,修复后的景园正式对外开放。 漫步其中,每一处似乎都残留着末代皇帝的气息。在见证历史的同时,靖远也传递着特殊的建筑美学价值。

2007年7月,靖远正式对外开放。 修复后的静园里,一堵大围墙围出了一个安静的庭院。 漫步其中,无论是鱼形壁泉,还是新装修的石路长廊,每一处似乎都残留着末代皇帝的气息。 魏罗杰开玩笑说,如果他现在去景园的话,需要买票才能进去。

在参与修复靖远的日子里,罗杰伟查阅了大量有关溥仪在天津生活的文字记录和图片,多次走访靖远原来居住的居民,对建筑结构和基本情况进行了详细检查。风格。 和研究。 当豪宅以崭新的面貌来到我们面前时,罗杰威表示,在见证历史的同时,静谧的花园本身也传递着特殊的建筑美学价值。

如今,韦杰已经在天津生活了十多年,并获得了天津市政府颁发的“海河友谊奖”。 在这里,他参与历史建筑的修复,教书育人,过着中国式的生活。 “天津并没有被‘现代’所淹没,它仍然保留着浓郁的异域建筑风格和文化特色,这使其呈现出与中国其他城市完全不同的风格。” 罗杰伟说道。

记者苏立鹏 供稿:Roger Wei

标签: 建筑 修复 风貌 溥仪 居住

发表评论 (已有3433条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