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有道词典笔3:进化的产品,不变的路数

91百科网 10 0

文|钟玲

从小霸王、步步高阅读机到网易有道词典笔、字节跳动DALI智能作业灯,教育硬件为何再度火爆?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教育硬件介入学习场景已经成为常态。

那些从小玩到大的80后,都是用着小霸王、好记星、读书龙、步步高等传统硬件厂商的复读机、电子词典等产品长大的,如今,他们也开始给孩子添置平板电脑、点读笔、词典笔、查错相机等新的“学习神器”。

近日,网易有道发布了最新的学习智能硬件——网易有道词典笔3。截至目前,网易有道京东官方旗舰店显示,网易有道词典笔3已获得超过22万条评价。有道天猫智能设备旗舰店数据显示,尚在预售阶段的网易有道词典笔3已吸引1290人次付款。仅词典笔品类,就有汉王、搜狗、纽曼等至少十几个品牌参与购买。在此之前,还有智能早教机、学习平板、陪伴机器人、错题打印机等。

市场看似火爆,但与在线教育课程等软件产品相比,教育硬件产品的营收相对容易,但利润率明显较低。

早教硬件龙头机构洪恩教育近日披露2020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总营收1.5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6500万元增长141.3%。其中,包括在线教学在内的学习服务收入为1.21亿元,较去年同期的0.30亿元增长309.0%;而学习教材及设备业务收入为3620万元,较去年同期的3550万元微增1.9%。

利润方面,第三季度,洪恩教育净利润为1060万元,较去年同期的260万元同比增长303.1%。报告期内毛利为1.08亿元,较2019年同期的4200万元同比增长158.9%。洪恩教育表示,增长主要得益于学习服务业务的强劲增长,该业务占总收入的比例更高。

网易有道也在最新财报中显示,2020财年第三季度,有道实现净收入8.96亿元,同比增长159.0%,实现上市以来最快营收增速。其中,智能学习硬件业务营收虽然同比增长289.3%,但也仅贡献1.63亿元,占总营收比重不足20%。对净利润的贡献并未单独披露,但会远低于20%。

市场广阔,销量飙升,但利润贡献却微乎其微。在线教育蓬勃发展的现阶段,互联网巨头为何纷纷进入教育硬件圈“赔钱赚噱头”?

和硬件做朋友,用软件打通粘性闭环,可行吗?

“最初我们并没有想到词典笔能创造多少应用场景,我们第一代词典笔差点就失败了——黑白屏、分辨率低、操作不方便,就算能查几个词,能有什么用呢?”网易有道CEO周锋回忆起自己刚进入硬件市场时的情形。

的确,相比于课程等软件产品,硬件产品背后的研发、工业设计、供应链、产线、材料等高成本也决定了其利润率较低。

因此其实对于目前打算进入教育硬件市场的公司来说,硬件产品只是一个切入点,更重要的是从这个切入点流入的用户资源。

以市面上各类热门教育硬件产品为例,网易有道最新推出的词典笔售价1199元,预计明年春季上市的专业版售价为1499元;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近期推出的大力智能学习灯T5售价649元,升级版T5Pro售价1099元。

价格并不便宜,精准的将绝大多数消费者定义为有相关急需的学生家庭,但也设置了较高的门槛。

周峰也表示,从长远来看,硬件肯定能成为一个流量入口,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企业对硬件感兴趣。

但想要成为流量入口,前提是要有“量”。截至今年6月,网易有道词典笔2.0在京东上架显示,累计已有6.5万人购买,是同类产品中销量最好的。搜狗唐猫词典笔上架300天仅售出300余台,与互联网公司的数千万用户相比,或许是杯水车薪。

对于什么样的硬件产品才是“好产品”的问题,周锋提出了这样的见解——好的学习硬件产品,需要硬件本身、教育相关的内容、算法,三者必须同时具备。

以网易有道为例,在刚刚上市的网易有道词典笔3上,有道就已经体现出“硬件是吸引用户的包装盒子,内容才是更有价值的”这一观点。除了超快点对点搜索、视觉交互两大全新硬件体验外,此次新品以儿童绘本作为内容载体,将纸质绘本改造成可以点对点阅读的有声英文动画。

此外,这个学习场景包含了学习、练习、测试和评估。绘本中有互动问答内容,孩子们对着词典笔说英语,内置的语音识别AI会给孩子们打分,从而实现互动。

目前,有道词典笔3已囊括K12听力和高达275万的海量词汇学习内容,网易有道还与学乐、童趣、小象汉字系列图书等多家出版机构达成合作,包括《迪士尼英语分级读物》《大红狗》《神奇校车》《大卫香农》等经典绘本系列。

同时,为鼓励更多优质儿童内容创作者加入,网易有道公司成立“神笔马良计划”,将投入1亿元激励优质原创创作者,引入百万词典笔用户流量,推动原创儿童内容。

此外,据公开数据显示,网易有道第三季度交付的近25万支有道词典笔中,超过70%的用户来自K12教育阶段。此阶段的用户与有道在线教育课程产品有道精品课的用户群体完全一致,更容易在软硬件产品上实现用户闭环。全国各地学生使用词典笔搜索词汇的大数据可以积累和分析,也能助力各地教学内容的本地化优化。

不过,相较于硬件,内容生态将会是更难建立的部分。

除了实现软硬件产品的用户闭环外,通过单一产品的用户回流建立品牌熟悉度,从而实现不同硬件产品之间的互通,打造全系列硬件产品的用户闭环,也是新型教育硬件公司的发展方向。

以科大讯飞为例,截至目前,成立21年的科大讯飞已经打造出了阿尔法蛋早教机、翻译笔、词典笔、学习机、智能录音笔、转录一体机、智能办公本等多个产品品类。

已经为孩子购买了讯飞阿尔法蛋早教机、点读笔、翻译笔等产品的家长,有可能是智能录音笔、转录机、智能办公本等硬件产品的潜在用户。

追求效率但又害怕依赖,阻止神器成为致命武器

当被问及是否会为适龄的孩子选择词典笔等学习硬件时,不少家长毫不犹豫地给出了肯定的回答,问及原因,他们认为这些教育硬件可以提高学生的学习效率,适应快节奏的教学场景。

“孩子确实能通过查词典来记单词,但最主要的问题是查词典太慢了。老师讲解题目很快,阅读题目出现很多生词时,一个一个查词典确实跟不上。”一位家长说。

但正是这些高效的学习硬件,也给家长们带来了新的担忧——“最担心的是,孩子会对其产生依赖,久而久之,就不愿意用大脑去思考,这些产品就从‘神器’变成了‘武器’。”

回顾教育硬件的发展历史,可以说“智能手机是其失败的原因,也是其成功的原因”。

以小霸王、文曲星、读书郎、好记星、步步高等品牌的电子词典为代表的教育硬件热潮,随着可下载翻译软件或内置翻译功能的智能手机的出现,迅速消退。

教育硬件市场为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再次火爆起来?很大程度上,相较于更注重娱乐性的智能手机,为孩子选择一款教育内容和功能更简单、更高效的硬件产品,无疑会让家长更加安心。

但事实上,类似的硬件产品出现的问题屡见不鲜。比如,在某热门短视频中,一个小学生在做数学题,但实际上他是把题目读给智能音箱听,然后在答案栏直接填写智能音箱提供的答案。此外,不少教学机器人、智能音箱、内置游戏的智能学习机影响学习的报道也屡见不鲜。

因此,产品除了内容丰富之外,设计上也要符合教育理念,既能提高学习效率又能取得很好的平衡,不能一味追求活跃度而加入过多的娱乐内容,让“小霸王游戏机”再次上演。

对于针对青少年的教育硬件产品,内容要符合教育体系与儿童发展规律,需要对教育学、儿童心理学、人机交互等多门学科的了解;同时还要兼容产品交互技术、视觉设计等,实现软硬件的一体化结合。

市面上各种产品内容同质化,距离真正“互动”和“智能”的内容体系还很远,这或许也是教育硬件公司未来的优化方向。

结论:

根据多井资本教育研究院发布的《2020中国教育智能硬件报告》预计,到2022年,K12教育智能硬件市场规模将达到570亿。

市场空间看起来很诱人,但也高度碎片化,消费者对新产品品类的认知度普遍较低,C端市场缺乏真正爆款产品,硬件背后的内容和服务体系参差不齐。

有趣的是,80、90后的代表依然活跃在这个舞台上,但产品也发生了进化。据电商数据平台“智东西”提供的数据,2019年3月至2020年3月,以小霸王、步步高、悠学堂、阅少年为代表的学习机/平板仅在天猫的销售额就突破了1亿元。而且,根据IDC统计,步步高辅导机出货量已跃居平板行业前三。

在整个智能硬件行业,平板电脑、可穿戴设备是继智能手机之后的新增长力量,教育领域也不例外。今年疫情期间,随着在线教育的爆发,苹果、华为平板电脑的销量也大幅增长,甚至一度售罄。

相比于这几大品类,阅读笔、智能台灯的进入,更加充满着不确定性。

但未来教育硬件提供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硬件产品作为辅助工具、教学助手、智能学习伙伴等应用于学校内外的许多场景。

谁将会是下一个爆红者?让我们拭目以待。

标签: 硬件 有道 词典 网易 智能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